第一章 儿子出息了

下载免费读
“1965年……”
  一间稍显简陋的卧室中,刚刚穿越过来的楚恒目瞪口呆的看着用钉在墙上的半本日历,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很多关于这个年代的标签。
  贫穷,饥饿,混乱,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WiFi,没有uc浏览器……
  “这不要命了么!”
  楚恒愁眉苦脸的挠着头皮,赶紧整理起脑子中身体原主人留下的乱糟糟记忆,他想要确认一下。
  没过多久,他便大致的捋清了自己的现况。
  他现在依旧叫楚恒,22岁,是一名退伍军人,工作单位是四九城三粮店,职位是册籍员,24级干部待遇,一个月工资加补助是45块5,现住在大杂院,拥有两间房子,祖上佃户出身,爹妈还都是烈士,家里的亲人就剩下一个二叔,名叫楚建设,在粮管所担任副所长,是个背景深厚的主。
  “这身份应该没啥问题。”楚恒长出了口气,人也有了些精神头,借着清晨的微暗天光打量起自家的屋子。
  卧室的布局极其简单,最里侧是一张做工粗旷的老式硬板床,看材质应该是榉木的,用料非常足,也很结实,估计再用个三五十年都没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圆桌跟一个衣柜,从材质跟款式上看,这应该是同一个木匠打造的。
  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个煤球炉子,一根七拼八凑的黑乎乎铁皮烟筒,从炉身延伸出窗外。
  现在是初冬,原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以在生活方面也很舍得,虽然天气不是太冷,但还是给炉子封了火,哪怕过了一夜,炉盖上的水壶依旧有着些许温度。
  感觉脸上油乎乎的楚恒连忙迈步上前,拎起炉子上的水壶,往旁边的脸盆架上的红色搪瓷脸盆里到了些温水,手上沾水后抹了点胰子,痛痛快快的洗了把脸。
  “有点饿了。”
  用架子上有些发黄的白毛巾将自己擦拭干净后,楚恒揉了揉干瘪瘪的肚子,推开卧室房门走进外屋。
  就在刚刚,他已经想通了。
  既然已经穿越了,那也就被怨天尤人,好好活在当下才是正理。
  况且,在这六十年代,还是有不少机遇。
  偷摸藏点古董,有机会再囤几套房子,等伟人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把手上的东西出手,到时候他就是啥也不干,照样能天天会所嫩……
  楚恒突然愣住,皱着眉计算了一下自己那时候的年龄后,便有些意兴阑珊。
  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外屋很乱,一大堆用的上用不上的破烂堆积在各个角落。
  北边靠墙的地方有一个橱柜,年深日久的烟熏火燎下,早已污迹斑斑,旁边还有一口半人高的大缸,是用来装粮食的。
  这缸挺大,可惜里面的东西却不多。
  这个年代,买啥都得用票,粮油之类的东西更是按人头定量发放,别看楚恒在粮店上班,可粮食该是多少还是多少,他的粮食定量是32斤,其中有25斤苞米面与高粱米之类的粗粮,细粮只有七斤,2斤米、5斤面。
  这时候的人都缺油水,很多人一顿饭吃六七个大馒头都不带饱的,这点粮食对他这个棒小伙来说,也就能让他饿不死。
年一间稍显简陋的卧室中刚刚穿越过来的楚恒目瞪口呆的看着用钉在墙上的半本日历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很多关于这个年代的标签贫穷饥饿混乱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没有浏览器这不要命了么楚恒愁眉苦脸的挠着头皮赶紧整理起脑子中身体原主人留下的乱糟糟记忆他想要确认一下没过多久他便大致的捋清了自己的现况他现在依旧叫楚恒岁是一名退伍军人工作单位是四九城三粮店职位是册籍员级干部待遇一个月工资加补助是块现住在大杂院拥有两间房子祖上佃户出身爹妈还都是烈士家里的亲人就剩下一个二叔名叫楚建设在粮管所担任副所长是个背景深厚的主这身份应该没啥问题楚恒长出了口气人也有了些精神头借着清晨的微暗天光打量起自家的屋子卧室的布局极其简单最里侧是一张做工粗旷的老式硬板床看材质应该是榉木的用料非常足也很结实估计再用个三五十年都没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圆桌跟一个衣柜从材质跟款式上看这应该是同一个木匠打造的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个煤球炉子一根七拼八凑的黑乎乎铁皮烟筒从炉身延伸出窗外现在是初冬原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以在生活方面也很舍得虽然天气不是太冷但还是给炉子封了火哪怕过了一夜炉盖上的水壶依旧有着些许温度感觉脸上油乎乎的楚恒连忙迈步上前拎起炉子上的水壶往旁边的脸盆架上的红色搪瓷脸盆里到了些温水手上沾水后抹了点胰子痛痛快快的洗了把脸有点饿了用架子上有些发黄的白毛巾将自己擦拭干净后楚恒揉了揉干瘪瘪的肚子推开卧室房门走进外屋就在刚刚他已经想通了既然已经穿越了那也就被怨天尤人好好活在当下才是正理况且在这六十年代还是有不少机遇偷摸藏点古董有机会再囤几套房子等伟人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把手上的东西出手到时候他就是啥也不干照样能天天会所嫩楚恒突然愣住皱着眉计算了一下自己那时候的年龄后便有些意兴阑珊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外屋很乱一大堆用的上用不上的破烂堆积在各个角落北边靠墙的地方有一个橱柜年深日久的烟熏火燎下早已污迹斑斑旁边还有一口半人高的大缸是用来装粮食的这缸挺大可惜里面的东西却不多这个年代买啥都得用票粮油之类的东西更是按人头定量发放别看楚恒在粮店上班可粮食该是多少还是多少他的粮食定量是斤其中有斤苞米面与高粱米之类的粗粮细粮只有七斤斤米斤面这时候的人都缺油水很多人一顿饭吃六七个大馒头都不带饱的这点粮食对他这个棒小伙来说也就能让他饿不死“1965年……”
  间稍显简陋卧室中刚刚穿越过来楚恒目瞪口呆看着用钉在墙上半本日历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很多关于年代标签。
  贫穷饥饿混乱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WiFi没有uc浏览器……
  “要命么!”
  楚恒愁眉苦脸挠着头皮赶紧整理起脑子中身体原主留下乱糟糟记忆想要确认下。
  没过多久便大致捋清自己现况。
  现在依旧叫楚恒22岁名退伍军工作单位四九城三粮店职位册籍员24级干部待遇月工资加补助45块5现住在大杂院拥有两间房子祖上佃户出身爹妈还都烈士家里亲就剩下二叔名叫楚建设在粮管所担任副所长背景深厚主。
  “身份应该没啥问题。”楚恒长出口气也有些精神头借着清晨微暗天光打量起自家屋子。
  卧室布局极其简单最里侧张做工粗旷老式硬板床看材质应该榉木用料非常足也很结实估计再用三五十年都没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张圆桌跟衣柜从材质跟款式上看应该同木匠打造。
  靠近窗户位置有煤球炉子根七拼八凑黑乎乎铁皮烟筒从炉身延伸出窗外。
  现在初冬原主吃饱全家饿以在生活方面也很舍得虽然天气太冷但还给炉子封火哪怕过夜炉盖上水壶依旧有着些许温度。
  感觉脸上油乎乎楚恒连忙迈步上前拎起炉子上水壶往旁边脸盆架上红色搪瓷脸盆里到些温水手上沾水后抹点胰子痛痛快快洗把脸。
  “有点饿。”
  用架子上有些发黄白毛巾将自己擦拭干净后楚恒揉揉干瘪瘪肚子推开卧室房门走进外屋。
  就在刚刚已经想通。
  既然已经穿越那也就被怨天尤活在当下才正理。
  况且在六十年代还有少机遇。
  偷摸藏点古董有机会再囤几套房子等伟开始改革开放时候把手上东西出手到时候就啥也干照样能天天会所嫩……
  楚恒突然愣住皱着眉计算下自己那时候年龄后便有些意兴阑珊。
  还别想那些有没先填饱肚子再说!
  外屋很乱大堆用上用上破烂堆积在各角落。
  北边靠墙地方有橱柜年深日久烟熏火燎下早已污迹斑斑旁边还有口半高大缸用来装粮食。
  缸挺大可惜里面东西却多。
  年代买啥都得用票粮油之类东西更按头定量发放别看楚恒在粮店上班可粮食该多少还多少粮食定量32斤其中有25斤苞米面与高粱米之类粗粮细粮只有七斤2斤米、5斤面。
  时候都缺油水很多顿饭吃六七大馒头都带饱点粮食对棒小伙来说也就能让饿死。
“1965年……”
  一间稍显简陋的卧室中,刚刚穿越过来的楚恒目瞪口呆的看着用钉在墙上的半本日历,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很多关于这个年代的标签。
  贫穷,饥饿,混乱,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WiFi,没有uc浏览器……
  “这不要命了么!”
  楚恒愁眉苦脸的挠着头皮,赶紧整理起脑子中身体原主人留下的乱糟糟记忆,他想要确认一下。
  没过多久,他便大致的捋清了自己的现况。
  他现在依旧叫楚恒,22岁,是一名退伍军人,工作单位是四九城三粮店,职位是册籍员,24级干部待遇,一个月工资加补助是45块5,现住在大杂院,拥有两间房子,祖上佃户出身,爹妈还都是烈士,家里的亲人就剩下一个二叔,名叫楚建设,在粮管所担任副所长,是个背景深厚的主。
  “这身份应该没啥问题。”楚恒长出了口气,人也有了些精神头,借着清晨的微暗天光打量起自家的屋子。
  卧室的布局极其简单,最里侧是一张做工粗旷的老式硬板床,看材质应该是榉木的,用料非常足,也很结实,估计再用个三五十年都没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圆桌跟一个衣柜,从材质跟款式上看,这应该是同一个木匠打造的。
  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个煤球炉子,一根七拼八凑的黑乎乎铁皮烟筒,从炉身延伸出窗外。
  现在是初冬,原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以在生活方面也很舍得,虽然天气不是太冷,但还是给炉子封了火,哪怕过了一夜,炉盖上的水壶依旧有着些许温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