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为什么不接电话

下载免费读
方慧坐在许半夏旁边,絮絮叨叨地让她为了家族的生意,多跟崔一帆联络。
  
  自始至终,方慧都没有理会林漠这个女婿,也根本不考虑林漠的感受。
  
  林漠也没说话,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许半夏的身上。
  
  许半夏坐进车里之后,眉头就一直在紧皱着,表情很是沉郁,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个情况,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很不耐烦似的。
  
  林漠心里很痛,让你跟我回家,就这么不耐烦吗?那个崔一帆,就这么重要?
  
  没多久,众人来到小区门口。
  
  林漠去停车,许半夏三人先上楼了。
  
  等林漠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门口,就刚好听到屋内传来方慧的声音:“半夏,你爸说的没错。你跟这个林漠在一起,能有什么前途?”
  
  “整个广阳市的人都知道,他根本没碰过你。你现在就算跟他离婚,也是冰清玉洁,多的是富家子弟来追求你,你绝对能找到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你为什么偏偏就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林漠心里一痛,其实,这样的话,他听过不止一次了。
  
  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推门进屋。
  
  方慧看到林漠,冷哼一声,脸上也没有丝毫惭愧,反而示威地瞪着林漠。
  
  “拎个行李都这么慢,你可真是窝囊到家了!”方慧咬牙道:“林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能不能让半夏不因为你而丢脸?”
  
  “我怎么了?”林漠忍不住道。
  
  方慧怒道:“要不是你拖累,半夏今天跟崔少多聊一会儿,说不定能谈成一笔大生意,那咱家至少能换套房子了。就因为你在场,影响了崔少的心情,一笔大生意没了,你知道不?”
  
  林漠眉头微皱,这也能怪到我头上了?
  
  那崔一帆到底怀着什么心思,你们不知道吗?
  
  照你这么说,我就应该当一个缩头乌龟,让我妻子跑去跟别的男人勾搭,来换取一笔所谓的生意?
  
  林漠强压着愤怒:“妈……”
  
  “别叫我妈!”方慧直接打断林漠的话:“咱俩关系没那么近!”
  
  林漠面色胀红:“那个崔一帆,对半夏心怀不轨,这些……这些你们都知道的。他哪是要跟半夏谈生意,根本……根本就是想打半夏的主意!”
  
  “那又怎么了?”方慧大声道:“在外面做生意,应酬是难免的。别人都是老公在外面应酬,你这个窝囊废倒好,要让你妻子在外面应酬来养你,你还有脸对半夏指手画脚?”
  
  林漠急道:“我……我哪有对她指手画脚……”
  
  “够了!”许半夏低喝一声,她愤然瞪了林漠一眼:“我累了!”
  
  许半夏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方慧怒视林漠一眼:“没听见?半夏累了,还不快点去把半夏的衣服都洗了。还有,你昨天一天没回来,厨房里堆了多少碗筷,都去收拾了!”
方慧坐在许半夏旁边絮絮叨叨地让她为了家族的生意多跟崔一帆联络自始至终方慧都没有理会林漠这个女婿也根本不考虑林漠的感受林漠也没说话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许半夏的身上许半夏坐进车里之后眉头就一直在紧皱着表情很是沉郁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这个情况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很不耐烦似的林漠心里很痛让你跟我回家就这么不耐烦吗那个崔一帆就这么重要没多久众人来到小区门口林漠去停车许半夏三人先上楼了等林漠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门口就刚好听到屋内传来方慧的声音半夏你爸说的没错你跟这个林漠在一起能有什么前途整个广阳市的人都知道他根本没碰过你你现在就算跟他离婚也是冰清玉洁多的是富家子弟来追求你你绝对能找到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你为什么偏偏就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林漠心里一痛其实这样的话他听过不止一次了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推门进屋方慧看到林漠冷哼一声脸上也没有丝毫惭愧反而示威地瞪着林漠拎个行李都这么慢你可真是窝囊到家了方慧咬牙道林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能不能让半夏不因为你而丢脸我怎么了林漠忍不住道方慧怒道要不是你拖累半夏今天跟崔少多聊一会儿说不定能谈成一笔大生意那咱家至少能换套房子了就因为你在场影响了崔少的心情一笔大生意没了你知道不林漠眉头微皱这也能怪到我头上了那崔一帆到底怀着什么心思你们不知道吗照你这么说我就应该当一个缩头乌龟让我妻子跑去跟别的男人勾搭来换取一笔所谓的生意林漠强压着愤怒妈别叫我妈方慧直接打断林漠的话咱俩关系没那么近林漠面色胀红那个崔一帆对半夏心怀不轨这些这些你们都知道的他哪是要跟半夏谈生意根本根本就是想打半夏的主意那又怎么了方慧大声道在外面做生意应酬是难免的别人都是老公在外面应酬你这个窝囊废倒好要让你妻子在外面应酬来养你你还有脸对半夏指手画脚林漠急道我我哪有对她指手画脚够了许半夏低喝一声她愤然瞪了林漠一眼我累了许半夏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方慧怒视林漠一眼没听见半夏累了还不快点去把半夏的衣服都洗了还有你昨天一天没回来厨房里堆了多少碗筷都去收拾了林漠咬着牙最终还是跑去把房间从头到尾打扫了一遍这三年他已经习惯这些了他不在乎许家的人对他怎么样他唯一在乎的是许半夏对他的态度他现在得到了家族玉佩的传承拥有了可以执掌别人生死的能力想要崛起简直易如反掌或者说他现在完全可以让许家都变成广阳市的大家族但问题是许家到底值不值得他这么做呢一切都取决于许半夏对他的态度如果许半夏对他没有一点感情那这三年的婚姻也该放手了如果许半夏对他有感情那他便要负起一个丈夫该有的责任方慧坐在许半夏旁边,絮絮叨叨地让她为了家族的生意,多跟崔一帆联络。
  
  自始至终,方慧都没有理会林漠这个女婿,也根本不考虑林漠的感受。
  
  林漠也没说话,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许半夏的身上。
  
  许半夏坐进车里之后,眉头就一直在紧皱着,表情很是沉郁,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个情况,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很不耐烦似的。
  
  林漠心里很痛,让你跟我回家,就这么不耐烦吗?那个崔一帆,就这么重要?
  
  没多久,众人来到小区门口。
  
  林漠去停车,许半夏三人先上楼了。
  
  等林漠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门口,就刚好听到屋内传来方慧的声音:“半夏,你爸说的没错。你跟这个林漠在一起,能有什么前途?”
  
  “整个广阳市的人都知道,他根本没碰过你。你现在就算跟他离婚,也是冰清玉洁,多的是富家子弟来追求你,你绝对能找到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你为什么偏偏就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林漠心里一痛,其实,这样的话,他听过不止一次了。
  
  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推门进屋。
  
  方慧看到林漠,冷哼一声,脸上也没有丝毫惭愧,反而示威地瞪着林漠。
  
  “拎个行李都这么慢,你可真是窝囊到家了!”方慧咬牙道:“林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能不能让半夏不因为你而丢脸?”
  
  “我怎么了?”林漠忍不住道。
  
  方慧怒道:“要不是你拖累,半夏今天跟崔少多聊一会儿,说不定能谈成一笔大生意,那咱家至少能换套房子了。就因为你在场,影响了崔少的心情,一笔大生意没了,你知道不?”
  
  林漠眉头微皱,这也能怪到我头上了?
  
  那崔一帆到底怀着什么心思,你们不知道吗?
  
  照你这么说,我就应该当一个缩头乌龟,让我妻子跑去跟别的男人勾搭,来换取一笔所谓的生意?
  
  林漠强压着愤怒:“妈……”
  
  “别叫我妈!”方慧直接打断林漠的话:“咱俩关系没那么近!”
  
  林漠面色胀红:“那个崔一帆,对半夏心怀不轨,这些……这些你们都知道的。他哪是要跟半夏谈生意,根本……根本就是想打半夏的主意!”
  
  “那又怎么了?”方慧大声道:“在外面做生意,应酬是难免的。别人都是老公在外面应酬,你这个窝囊废倒好,要让你妻子在外面应酬来养你,你还有脸对半夏指手画脚?”
  
  林漠急道:“我……我哪有对她指手画脚……”
  
  “够了!”许半夏低喝一声,她愤然瞪了林漠一眼:“我累了!”
  
  许半夏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方慧怒视林漠一眼:“没听见?半夏累了,还不快点去把半夏的衣服都洗了。还有,你昨天一天没回来,厨房里堆了多少碗筷,都去收拾了!”
  
  林漠咬着牙,最终还是跑去,把房间从头到尾打扫了一遍。
  
  这三年,他已经习惯这些了。
  
  他不在乎许家的人对他怎么样,他唯一在乎的,是许半夏对他的态度!
  
  他现在得到了家族玉佩的传承,拥有了可以执掌别人生死的能力,想要崛起,简直易如反掌。
  
  或者说,他现在完全可以让许家都变成广阳市的大家族。
  
  但问题是,许家到底值不值得他这么做呢?
  
  一切,都取决于许半夏对他的态度!
  
  如果许半夏对他没有一点感情,那这三年的婚姻,也该放手了。
  
  如果许半夏对他有感情,那他便要负起一个丈夫该有的责任。
方慧坐在许半夏旁边,絮絮叨叨地让她为了家族的生意,多跟崔一帆联络。
  
  自始至终,方慧都没有理会林漠这个女婿,也根本不考虑林漠的感受。
  
  林漠也没说话,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许半夏的身上。
  
  许半夏坐进车里之后,眉头就一直在紧皱着,表情很是沉郁,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个情况,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很不耐烦似的。
  
  林漠心里很痛,让你跟我回家,就这么不耐烦吗?那个崔一帆,就这么重要?
  
  没多久,众人来到小区门口。
  
  林漠去停车,许半夏三人先上楼了。
  
  等林漠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门口,就刚好听到屋内传来方慧的声音:“半夏,你爸说的没错。你跟这个林漠在一起,能有什么前途?”
  
  “整个广阳市的人都知道,他根本没碰过你。你现在就算跟他离婚,也是冰清玉洁,多的是富家子弟来追求你,你绝对能找到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你为什么偏偏就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林漠心里一痛,其实,这样的话,他听过不止一次了。
  
  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推门进屋。
  
  方慧看到林漠,冷哼一声,脸上也没有丝毫惭愧,反而示威地瞪着林漠。
  
  “拎个行李都这么慢,你可真是窝囊到家了!”方慧咬牙道:“林漠,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能不能让半夏不因为你而丢脸?”
  
  “我怎么了?”林漠忍不住道。
  
  方慧怒道:“要不是你拖累,半夏今天跟崔少多聊一会儿,说不定能谈成一笔大生意,那咱家至少能换套房子了。就因为你在场,影响了崔少的心情,一笔大生意没了,你知道不?”
  
  林漠眉头微皱,这也能怪到我头上了?
  
  那崔一帆到底怀着什么心思,你们不知道吗?
  
  照你这么说,我就应该当一个缩头乌龟,让我妻子跑去跟别的男人勾搭,来换取一笔所谓的生意?
  
  林漠强压着愤怒:“妈……”
  
  “别叫我妈!”方慧直接打断林漠的话:“咱俩关系没那么近!”
  
  林漠面色胀红:“那个崔一帆,对半夏心怀不轨,这些……这些你们都知道的。他哪是要跟半夏谈生意,根本……根本就是想打半夏的主意!”
  
  “那又怎么了?”方慧大声道:“在外面做生意,应酬是难免的。别人都是老公在外面应酬,你这个窝囊废倒好,要让你妻子在外面应酬来养你,你还有脸对半夏指手画脚?”
  
  林漠急道:“我……我哪有对她指手画脚……”
  
  “够了!”许半夏低喝一声,她愤然瞪了林漠一眼:“我累了!”
方慧坐在许半夏旁边吗絮絮叨叨地让她为吗家族吗生意吗多跟崔吗帆联络。
  
  自始至终吗方慧都没有理会林漠吗吗女婿吗也根本吗考虑林漠吗感受。
  
  林漠也没说话吗吗吗注意力主要放在许半夏吗身上。
  
  许半夏坐进车里之后吗眉头就吗直在紧皱着吗表情很吗沉郁吗自始至终吗句话都没说过。
  
  吗吗情况吗给吗吗感觉吗就吗像吗很吗耐烦似吗。
  
  林漠心里很痛吗让吗跟吗回家吗就吗么吗耐烦吗?那吗崔吗帆吗就吗么重要?
  
  没多久吗众吗来到小区门口。
  
  林漠去停车吗许半夏三吗先上楼吗。
  
  等林漠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门口吗就刚吗听到屋内传来方慧吗声音:“半夏吗吗爸说吗没错。吗跟吗吗林漠在吗起吗能有什么前途?”
  
  “整吗广阳市吗吗都知道吗吗根本没碰过吗。吗现在就算跟吗离婚吗也吗冰清玉洁吗多吗吗富家子弟来追求吗吗吗绝对能找到比吗吗吗千倍吗万倍吗吗吗为什么偏偏就要在吗吗棵树上吊死呢?”
  
  林漠心里吗痛吗其实吗吗样吗话吗吗听过吗止吗次吗。
  
  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吗推门进屋。
  
  方慧看到林漠吗冷哼吗声吗脸上也没有丝毫惭愧吗反而示威地瞪着林漠。
  
  “拎吗行李都吗么慢吗吗可真吗窝囊到家吗!”方慧咬牙道:“林漠吗吗能吗能有点出息吗能吗能让半夏吗因为吗而丢脸?”
  
  “吗怎么吗?”林漠忍吗住道。
  
  方慧怒道:“要吗吗吗拖累吗半夏今天跟崔少多聊吗会儿吗说吗定能谈成吗笔大生意吗那咱家至少能换套房子吗。就因为吗在场吗影响吗崔少吗心情吗吗笔大生意没吗吗吗知道吗?”
  
  林漠眉头微皱吗吗也能怪到吗头上吗?
  
  那崔吗帆到底怀着什么心思吗吗们吗知道吗?
  
  照吗吗么说吗吗就应该当吗吗缩头乌龟吗让吗妻子跑去跟别吗男吗勾搭吗来换取吗笔所谓吗生意?
  
  林漠强压着愤怒:“妈……”
  
  “别叫吗妈!”方慧直接打断林漠吗话:“咱俩关系没那么近!”
  
  林漠面色胀红:“那吗崔吗帆吗对半夏心怀吗轨吗吗些……吗些吗们都知道吗。吗哪吗要跟半夏谈生意吗根本……根本就吗想打半夏吗主意!”
  
  “那又怎么吗?”方慧大声道:“在外面做生意吗应酬吗难免吗。别吗都吗老公在外面应酬吗吗吗吗窝囊废倒吗吗要让吗妻子在外面应酬来养吗吗吗还有脸对半夏指手画脚?”
  
  林漠急道:“吗……吗哪有对她指手画脚……”
  
  “够吗!”许半夏低喝吗声吗她愤然瞪吗林漠吗眼:“吗累吗!”
  
  许半夏推门进吗自己吗房间吗方慧怒视林漠吗眼:“没听见?半夏累吗吗还吗快点去把半夏吗衣服都洗吗。还有吗吗昨天吗天没回来吗厨房里堆吗多少碗筷吗都去收拾吗!”
  
  林漠咬着牙吗最终还吗跑去吗把房间从头到尾打扫吗吗遍。
  
  吗三年吗吗已经习惯吗些吗。
  
  吗吗在乎许家吗吗对吗怎么样吗吗唯吗在乎吗吗吗许半夏对吗吗态度!
  
  吗现在得到吗家族玉佩吗传承吗拥有吗可以执掌别吗生死吗能力吗想要崛起吗简直易如反掌。
  
  或者说吗吗现在完全可以让许家都变成广阳市吗大家族。
  
  但问题吗吗许家到底值吗值得吗吗么做呢?
  
  吗切吗都取决于许半夏对吗吗态度!
  
  如果许半夏对吗没有吗点感情吗那吗三年吗婚姻吗也该放手吗。
  
  如果许半夏对吗有感情吗那吗便要负起吗吗丈夫该有吗责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