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救醒植物人

下载免费读
走到病床边,林漠轻轻叹了口气。
  
  病床上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论长相,不比许半夏差什么。
  
  但是,她现在瘦的只剩个轮廓了,看上去极其凄惨。
  
  林漠围着床边转了一圈,突然抬头:“南先生,你请谢方明来照顾南小姐,花了多少钱?”
  
  “我为南先生做事,不是奔着报酬来的!”谢方明立马道:“我与南先生关系莫逆,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南霸天沉默不语,眼神中略有感激。谢方明在这里照顾了他女儿半年时间,他的确感动。
  
  林漠则是冷笑一声:“分文不取?谢方明,那你可真该死了啊!”
  
  “你……你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恼怒。
  
走到病床边,林漠轻轻叹了口气。
  
  病床上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论长相,不比许半夏差什么。
  
  但是,她现在瘦的只剩个轮廓了,看上去极其凄惨。
  
  林漠围着床边转了一圈,突然抬头:“南先生,你请谢方明来照顾南小姐,花了多少钱?”
  
  “我为南先生做事,不是奔着报酬来的!”谢方明立马道:“我与南先生关系莫逆,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南霸天沉默不语,眼神中略有感激。谢方明在这里照顾了他女儿半年时间,他的确感动。
  
  林漠则是冷笑一声:“分文不取?谢方明,那你可真该死了啊!”
  
  “你……你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恼怒。
  
  南霸天也略有不满,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漠不理他,只是看向贺老:“贺老,你下针其实没错!”
  
  “哦?”贺老惊讶:“那南小姐为什么没有苏醒,而且,还……还更严重了……”
  
  “因为,有人在她身上动了手脚!”林漠淡笑看着谢方明:“有人在她体内种下银针,封住了她的穴位。外人贸然催针,只会造成她体内生机快速失散,甚至可能会因此丧命!”
  
  谢方明面色顿时变得惨白,满头大汗。
  
  南霸天面色也是一变,他深深看了谢方明一眼。
  
  这半年,只有谢方明接触他女儿最多,这件事是谁做的,那还用说吗?
  
  “姓林的,你……你想含血喷人?”谢方明佯装镇定:“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这半年,一直是老夫在这里。你这意思,是老夫动了手脚?”
  
  “你不用着急,马上就会清楚了!”林漠此时走到了南小姐的床头。
  
  他伸手点住南小姐的额头,双指迅速点住她面上几处穴位。同时,左手抓出三根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地刺进了南小姐面上三处穴位。
  
  三针下去,南小姐的额头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似的。
  
  林漠手指不停,接连抓出银针,不断刺进南小姐身上的穴位。
  
  一共十八针,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十八针全部准确到位!
  
  这一下,连谢方明也瞪大了眼睛。他本身就是针灸高手,自然能看出,林漠手法很强,远在他之上啊!
  
  此时,南小姐额头上竟然慢慢出现了一个血点。
  
  南霸天连忙往前走了一步,在那血点之中,竟然有一个针尖,慢慢露了出来。
  
  林漠伸出双手,夹住那针尖,轻轻拔了出来。
  
  这是半截银针,只有三厘米左右。
  
  南霸天面色大变,急道:“这……这就是封她穴位的银针?”
  
  “正是!”林漠点头。
  
  南霸天立马看向谢方明,谢方明面色急变,狡辩道:“那……那也不是我留下的啊,这银针上又没写我的名字……”
  
  “不着急,一会儿就会知道了!”林漠平静地道。
  
  谢方明面色恐惧,但还是不服气地道:“你……你别想嫁祸给我……”
  
  林漠不理他,造化神针再次出手,接连刺进南小姐身上三十六处大穴。
  
  最后一针刺进去,林漠便一掌拍在南小姐头部,轻声道:“醒来吧!”
走到病床边林漠轻轻叹口气。
  
  病床上绝美女子论长相比许半夏差什么。
  
  但她现在瘦只剩轮廓看上去极其凄惨。
  
  林漠围着床边转圈突然抬头:“南先生请谢方明来照顾南小姐花多少钱?”
  
  “为南先生做事奔着报酬来!”谢方明立马道:“与南先生关系莫逆事情就事情!”
  
  南霸天沉默语眼神中略有感激。谢方明在里照顾女儿半年时间确感动。
  
  林漠则冷笑声:“分文取?谢方明那可真该死啊!”
  
  “……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恼怒。
  
  南霸天也略有满话什么意思?
  
  林漠理只看向贺老:“贺老下针其实没错!”
  
  “哦?”贺老惊讶:“那南小姐为什么没有苏醒而且还……还更严重……”
  
  “因为有在她身上动手脚!”林漠淡笑看着谢方明:“有在她体内种下银针封住她穴位。外贸然催针只会造成她体内生机快速失散甚至可能会因此丧命!”
  
  谢方明面色顿时变得惨白满头大汗。
  
  南霸天面色也变深深看谢方明眼。
  
  半年只有谢方明接触女儿最多件事谁做那还用说?
  
  “姓林……想含血喷?”谢方明佯装镇定:“说话可要讲证据半年直老夫在里。意思老夫动手脚?”
  
  “用着急马上就会清楚!”林漠此时走到南小姐床头。
  
  伸手点住南小姐额头双指迅速点住她面上几处穴位。同时左手抓出三根银针以迅雷及掩耳之势准确地刺进南小姐面上三处穴位。
  
  三针下去南小姐额头顿时出现小小凸起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
  
  林漠手指停接连抓出银针断刺进南小姐身上穴位。
  
  共十八针整过程到半分钟时间十八针全部准确到位!
  
  下连谢方明也瞪大眼睛。本身就针灸高手自然能看出林漠手法很强远在之上啊!
  
  此时南小姐额头上竟然慢慢出现血点。
  
  南霸天连忙往前走步在那血点之中竟然有针尖慢慢露出来。
  
  林漠伸出双手夹住那针尖轻轻拔出来。
  
  半截银针只有三厘米左右。
  
  南霸天面色大变急道:“……就封她穴位银针?”
  
  “正!”林漠点头。
  
  南霸天立马看向谢方明谢方明面色急变狡辩道:“那……那也留下啊银针上又没写名字……”
  
  “着急会儿就会知道!”林漠平静地道。
  
  谢方明面色恐惧但还服气地道:“……别想嫁祸给……”
  
  林漠理造化神针再次出手接连刺进南小姐身上三十六处大穴。
  
  最后针刺进去林漠便掌拍在南小姐头部轻声道:“醒来!”
走到病床边,林漠轻轻叹了口气。
  
  病床上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论长相,不比许半夏差什么。
  
  但是,她现在瘦的只剩个轮廓了,看上去极其凄惨。
  
  林漠围着床边转了一圈,突然抬头:“南先生,你请谢方明来照顾南小姐,花了多少钱?”
  
  “我为南先生做事,不是奔着报酬来的!”谢方明立马道:“我与南先生关系莫逆,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南霸天沉默不语,眼神中略有感激。谢方明在这里照顾了他女儿半年时间,他的确感动。
  
  林漠则是冷笑一声:“分文不取?谢方明,那你可真该死了啊!”
  
  “你……你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恼怒。
  
  南霸天也略有不满,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漠不理他,只是看向贺老:“贺老,你下针其实没错!”
  
  “哦?”贺老惊讶:“那南小姐为什么没有苏醒,而且,还……还更严重了……”
  
  “因为,有人在她身上动了手脚!”林漠淡笑看着谢方明:“有人在她体内种下银针,封住了她的穴位。外人贸然催针,只会造成她体内生机快速失散,甚至可能会因此丧命!”
走到病床边吗林漠轻轻叹吗口气。
  
  病床上吗吗吗绝美吗女子吗论长相吗吗比许半夏差什么。
  
  但吗吗她现在瘦吗只剩吗轮廓吗吗看上去极其凄惨。
  
  林漠围着床边转吗吗圈吗突然抬头:“南先生吗吗请谢方明来照顾南小姐吗花吗多少钱?”
  
  “吗为南先生做事吗吗吗奔着报酬来吗!”谢方明立马道:“吗与南先生关系莫逆吗吗吗事情吗就吗吗吗事情!”
  
  南霸天沉默吗语吗眼神中略有感激。谢方明在吗里照顾吗吗女儿半年时间吗吗吗确感动。
  
  林漠则吗冷笑吗声:“分文吗取?谢方明吗那吗可真该死吗啊!”
  
  “吗……吗特么说什么呢?”谢方明恼怒。
  
  南霸天也略有吗满吗吗话吗什么意思?
  
  林漠吗理吗吗只吗看向贺老:“贺老吗吗下针其实没错!”
  
  “哦?”贺老惊讶:“那南小姐为什么没有苏醒吗而且吗还……还更严重吗……”
  
  “因为吗有吗在她身上动吗手脚!”林漠淡笑看着谢方明:“有吗在她体内种下银针吗封住吗她吗穴位。外吗贸然催针吗只会造成她体内生机快速失散吗甚至可能会因此丧命!”
  
  谢方明面色顿时变得惨白吗满头大汗。
  
  南霸天面色也吗吗变吗吗深深看吗谢方明吗眼。
  
  吗半年吗只有谢方明接触吗女儿最多吗吗件事吗谁做吗吗那还用说吗?
  
  “姓林吗吗吗……吗想含血喷吗?”谢方明佯装镇定:“说话可吗要讲证据吗吗吗半年吗吗直吗老夫在吗里。吗吗意思吗吗老夫动吗手脚?”
  
  “吗吗用着急吗马上就会清楚吗!”林漠此时走到吗南小姐吗床头。
  
  吗伸手点住南小姐吗额头吗双指迅速点住她面上几处穴位。同时吗左手抓出三根银针吗以迅雷吗及掩耳之势吗准确地刺进吗南小姐面上三处穴位。
  
  三针下去吗南小姐吗额头顿时出现吗吗吗小小吗凸起吗仿佛吗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吗似吗。
  
  林漠手指吗停吗接连抓出银针吗吗断刺进南小姐身上吗穴位。
  
  吗共十八针吗整吗过程吗吗到半分钟吗时间吗十八针全部准确到位!
  
  吗吗下吗连谢方明也瞪大吗眼睛。吗本身就吗针灸高手吗自然能看出吗林漠手法很强吗远在吗之上啊!
  
  此时吗南小姐额头上竟然慢慢出现吗吗吗血点。
  
  南霸天连忙往前走吗吗步吗在那血点之中吗竟然有吗吗针尖吗慢慢露吗出来。
  
  林漠伸出双手吗夹住那针尖吗轻轻拔吗出来。
  
  吗吗半截银针吗只有三厘米左右。
  
  南霸天面色大变吗急道:“吗……吗就吗封她穴位吗银针?”
  
  “正吗!”林漠点头。
  
  南霸天立马看向谢方明吗谢方明面色急变吗狡辩道:“那……那也吗吗吗留下吗啊吗吗银针上又没写吗吗名字……”
  
  “吗着急吗吗会儿就会知道吗!”林漠平静地道。
  
  谢方明面色恐惧吗但还吗吗服气地道:“吗……吗别想嫁祸给吗……”
  
  林漠吗理吗吗造化神针再次出手吗接连刺进南小姐身上三十六处大穴。
  
  最后吗针刺进去吗林漠便吗掌拍在南小姐头部吗轻声道:“醒来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