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那个男人是他?

下载免费读
方慧半只脚都进了雅阁,突然看到林漠打开了迈巴赫的车门,她当场愣住了。
  
  许建功和黄良,也全都瞪大了眼睛。
  
  林漠借来的车,竟然是这辆价值不低于五百万的迈巴赫?
  
  这……这怎么可能?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所有人都看着林漠。
  
  林漠已经坐在了驾驶位,打开窗户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快点去吧。”
方慧半只脚都进了雅阁突然看到林漠打开了迈巴赫的车门她当场愣住了许建功和黄良也全都瞪大了眼睛林漠借来的车竟然是这辆价值不低于五百万的迈巴赫这这怎么可能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所有人都看着林漠林漠已经坐在了驾驶位打开窗户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快点去吧方慧这才回过神和许建功互视一眼两人立马从雅阁里退出来开玩笑有迈巴赫坐谁还去坐雅阁啊开雅阁去接许半夏有面子那得看跟什么比了跟迈巴赫比那可是天上地下啊黄良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半晌都没回过神方慧坐在车里新奇地看着车里的一切满脸艳羡她虽然不懂车但也能看得出来这辆车绝对价值不菲真皮座椅坐上去舒服至极有种坐在飞机头等舱的感觉座椅还能各种调节更是她从未见过的车内氛围灯将车内的气氛调的恰到好处车辆行驶的时候车内静到极致没有一点杂音最关键的是车辆行驶过程极其平顺纵然路面不平车内的人也感觉不到丝毫颠簸这才是真正的豪车啊当然许建功比方慧更有见识一些他一眼就看出这辆车比他父亲那辆要贵得多沉默良久许建功终于开口林漠这辆车你是从哪弄来的方慧也立马看着林漠林漠的情况他们很清楚认识的人能有辆破车都算不错了去哪儿能借来这么一辆豪车啊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的林漠轻声道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许建功连忙问道你们不认识林漠随便回了一句许建功又在后面问了许多林漠都是一语带过许建功有些失望在他看来林漠这个朋友估计上不了台面否则的话林漠也不会这么三缄其口了林漠做人要堂堂正正人穷不可怕心穷才可怕啊许建功慢悠悠地扔出一句便闭上眼睛也不再说话方慧也大致明白老公的意思看林漠的眼神便再次带了一些鄙夷到了机场三人在出口等了没多久便看到一群人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个女子格外引人瞩目白衬衣黑色职业西装黑色短裙肌肤雪白身材傲人一个标准都市白领的打扮虽然戴着一个大墨镜遮住了半边脸但那剩下的半边脸依然精致到让人嫉妒这就是林漠的妻子广阳市曾经名动一时的第一美女许半夏只不过现在许半夏的身边跟了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不管是身上那一身阿玛尼还是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都说明了这个青年的身家不凡这青年林漠也见过名叫崔一帆是广阳市崔家的继承人早年追求许半夏很久多次对外放言要拿下许半夏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坐同一班飞机回来而且竟然还走在一起这让林漠的心也跟着刺痛此时许建功和方慧已经迎了上去哎呀崔少真是麻烦您了让您照顾半夏方慧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如果崔一帆能娶许半夏那他们一家绝对能够再次崛起了对比穿着寒酸的林漠方慧脸上又是一阵鄙夷这两人放在一起对比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啊能借来一辆豪车又怎么样崔一帆的家族买辆迈巴赫就跟玩似的而且那是绝对属于人自己的车你这借来的车能比吗崔一帆轻笑方阿姨你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林漠站在旁边听着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声音他很熟悉不就是昨晚接了许半夏电话的那个男人吗这一刻林漠的心彻底凉了方慧半只脚都进雅阁突然看到林漠打开迈巴赫车门她当场愣住。
  
  许建功和黄良也全都瞪大眼睛。
  
  林漠借来车竟然辆价值低于五百万迈巴赫?
  
  ……怎么可能?
  
  场面时间有些尴尬所有都看着林漠。
  
  林漠已经坐在驾驶位打开窗户道:“时候早咱们快点去。”
  
  方慧才回过神和许建功互视眼两立马从雅阁里退出来。
  
  开玩笑有迈巴赫坐谁还去坐雅阁啊?
  
  开雅阁去接许半夏有面子?那得看跟什么比!
  
  跟迈巴赫比那可天上地下啊!
  
  黄良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半晌都没回过神。
  
  方慧坐在车里新奇地看着车里切满脸艳羡。
  
  她虽然懂车但也能看得出来辆车绝对价值菲。
  
  真皮座椅坐上去舒服至极有种坐在飞机头等舱感觉。座椅还能各种调节更她从未见过。
  
  车内氛围灯将车内气氛调恰到处。
  
  车辆行驶时候车内静到极致没有点杂音。
  
  最关键车辆行驶过程极其平顺。纵然路面平车内也感觉到丝毫颠簸。
  
  才真正豪车啊!
  
  当然许建功比方慧更有见识些。眼就看出辆车比父亲那辆要贵得多!
  
  沉默良久许建功终于开口:“林漠辆车从哪弄来?”
  
  方慧也立马看着林漠林漠情况们很清楚。认识能有辆破车都算错去哪儿能借来么辆豪车啊。
  
  “从朋友那里借来。”林漠轻声道。
  
  “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许建功连忙问道。
  
  “们认识。”林漠随便回句。
  
  许建功又在后面问许多林漠都语带过。
  
  许建功有些失望在看来林漠朋友估计上台面。否则话林漠也会么三缄其口。
  
  “林漠做要堂堂正正。穷可怕心穷才可怕啊!”
  
  许建功慢悠悠地扔出句便闭上眼睛也再说话。
  
  方慧也大致明白老公意思看林漠眼神便再次带些鄙夷。
  
  到机场三在出口等没多久便看到群走出来。
  
  其中有女子格外引瞩目。
  
  白衬衣黑色职业西装黑色短裙肌肤雪白身材傲标准都市白领打扮。
  
  虽然戴着大墨镜遮住半边脸但那剩下半边脸依然精致到让嫉妒。
  
  就林漠妻子广阳市曾经名动时第美女许半夏!
  
  只过现在许半夏身边跟油头粉面青年。
  
  管身上那身阿玛尼还手腕上百达翡丽都说明青年身家凡。
  
  青年林漠也见过名叫崔帆广阳市崔家继承。
  
  早年追求许半夏很久多次对外放言要拿下许半夏。
  
  没想到两竟然坐同班飞机回来。而且竟然还走在起让林漠心也跟着刺痛。
  
  此时许建功和方慧已经迎上去。
  
  “哎呀崔少真麻烦您让您照顾半夏!”方慧脸上带着谄媚笑容如果崔帆能娶许半夏那们家绝对能够再次崛起。
  
  对比穿着寒酸林漠方慧脸上又阵鄙夷。
  
  两放在起对比那完全就天壤之别啊。
  
  能借来辆豪车又怎么样?崔帆家族买辆迈巴赫就跟玩似。而且那绝对属于自己车借来车能比?
  
  崔帆轻笑:“方阿姨客气都该做!”
  
  林漠站在旁边听着心里咯噔下。声音很熟悉就昨晚接许半夏电话那男?
  
  刻林漠心彻底凉。
方慧半只脚都进了雅阁,突然看到林漠打开了迈巴赫的车门,她当场愣住了。
  
  许建功和黄良,也全都瞪大了眼睛。
  
  林漠借来的车,竟然是这辆价值不低于五百万的迈巴赫?
  
  这……这怎么可能?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所有人都看着林漠。
  
  林漠已经坐在了驾驶位,打开窗户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快点去吧。”
  
  方慧这才回过神,和许建功互视一眼,两人立马从雅阁里退出来。
  
  开玩笑,有迈巴赫坐,谁还去坐雅阁啊?
  
  开雅阁去接许半夏有面子?那得看跟什么比了!
  
  跟迈巴赫比,那可是天上地下啊!
  
  黄良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半晌都没回过神。
  
  方慧坐在车里,新奇地看着车里的一切,满脸艳羡。
  
  她虽然不懂车,但也能看得出来,这辆车绝对价值不菲。
  
  真皮座椅,坐上去舒服至极,有种坐在飞机头等舱的感觉。座椅还能各种调节,更是她从未见过的。
  
  车内氛围灯,将车内的气氛调的恰到好处。
  
  车辆行驶的时候,车内静到极致,没有一点杂音。
  
  最关键的是,车辆行驶过程,极其平顺。纵然路面不平,车内的人也感觉不到丝毫颠簸。
  
  这才是真正的豪车啊!
  
  当然,许建功比方慧更有见识一些。他一眼就看出,这辆车,比他父亲那辆要贵得多!
  
  沉默良久,许建功终于开口:“林漠,这辆车,你是从哪弄来的?”
  
  方慧也立马看着林漠,林漠的情况,他们很清楚。认识的人,能有辆破车都算不错了,去哪儿能借来这么一辆豪车啊。
  
  “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的。”林漠轻声道。
  
  “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许建功连忙问道。
  
  “你们不认识。”林漠随便回了一句。
  
  许建功又在后面问了许多,林漠都是一语带过。
  
  许建功有些失望,在他看来,林漠这个朋友,估计上不了台面。否则的话,林漠也不会这么三缄其口了。
  
  “林漠,做人要堂堂正正。人穷不可怕,心穷才可怕啊!”
  
  许建功慢悠悠地扔出一句,便闭上眼睛,也不再说话。
  
  方慧也大致明白老公的意思,看林漠的眼神,便再次带了一些鄙夷。
  
  到了机场,三人在出口等了没多久,便看到一群人走了出来。
  
  其中,有一个女子格外引人瞩目。
  
  白衬衣,黑色职业西装,黑色短裙,肌肤雪白,身材傲人,一个标准都市白领的打扮。
  
  虽然戴着一个大墨镜,遮住了半边脸,但那剩下的半边脸,依然精致到让人嫉妒。
  
  这就是林漠的妻子,广阳市曾经名动一时的第一美女许半夏!
  
  只不过,现在许半夏的身边跟了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
  
  不管是身上那一身阿玛尼,还是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都说明了这个青年的身家不凡。
  
  这青年,林漠也见过,名叫崔一帆,是广阳市崔家的继承人。
  
  早年追求许半夏很久,多次对外放言,要拿下许半夏。
  
  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坐同一班飞机回来。而且,竟然还走在一起,这让林漠的心也跟着刺痛。
  
  此时,许建功和方慧已经迎了上去。
  
  “哎呀,崔少,真是麻烦您了,让您照顾半夏!”方慧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如果崔一帆能娶许半夏,那他们一家,绝对能够再次崛起了。
  
  对比穿着寒酸的林漠,方慧脸上又是一阵鄙夷。
  
  这两人放在一起对比,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啊。
  
  能借来一辆豪车又怎么样?崔一帆的家族,买辆迈巴赫就跟玩似的。而且,那是绝对属于人自己的车,你这借来的车能比吗?
  
  崔一帆轻笑:“方阿姨,你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
  
  林漠站在旁边听着,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声音他很熟悉,不就是昨晚接了许半夏电话的那个男人吗?
  
  这一刻,林漠的心彻底凉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