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二章她跟别人去了宾馆?

下载免费读
  这一下,林漠只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子,几乎快炸裂了。
  
  许半夏,她真的背叛了自己!
  
  林漠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刺进了肉里,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这一刻,心里的痛,才真的占据了全身!
  
  三年!三年啊!
  
  林漠把一切能做的全都做了,被人骂窝囊废,被人侮辱,千夫所指,他也毫不在意。
  
  他爱着她,哪怕从来没碰过她一根头发,但他也一点都不在意。他坚信,终有一天,他的真诚,会融化她的心!
  
  可是,在这一刻,所有的信仰,所有的感情,全都化为泡影!
  
  心死,往往就是在这一瞬间。
  
  林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酒店,在广阳江边一直坐到天黑,他方才将心情平复了一些。
  
  或者,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好聚好散吧。
  
  回到家,许半夏早就在家了,许冬雪也没走。
  
  “你还知道回来啊,几点了,还不做饭?”方慧大声嚷嚷。
  
  林漠不理她,径直回了房间。
  
  洗手间里传来淋浴的声音,许半夏在洗澡。
  
  林漠坐在床边等待着,不经意间看到许半夏的背包,却又突然愣住了。
  
  许半夏的背包半敞口着,里面有一盒东西,刚好露出一截。
  
  林漠立马把这盒东西拿出来,竟然是一盒杜蕾斯,一盒拆开的杜蕾斯。里面有几个撕掉的包装,看样子是被人用过的。
  
  这一刻,林漠脑袋再次轰的一下,几乎快炸开了。
  
  许半夏,竟然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她……她到底做了多少对不起自己的事!
  
  亏得自己还一直觉得她是冰清玉洁的,她背后到底做了多少龌龊的事情?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许冬雪的声音。
  
  林漠面色一变,仓惶把那盒杜蕾斯装进了包包。
  
  许冬雪进屋,直接拿起那包包就出去了。
  
  林漠心里又是一冷,看样子许冬雪也知道这件事,竟然帮许半夏打掩护?
  
  这一家人,究竟把自己当什么了?
  
  洗手间门打开,许半夏走了出来。
  
  看到屋里的林漠,许半夏吓了一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漠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许半夏。
  
  许半夏有些发毛,怒声道:“你干什么?”
  
  说真的,在刚看到那盒杜蕾斯的时候,林漠真的很想发火。
  
  但在这一刻,再看到许半夏,他心里却平静了不少。
  
  或者,这个女人从来都不属于自己,自己又何必对她嘶吼呢?
  
  “半夏……”林漠酝酿许久,低声道:“咱们,离婚吧!”
  
  许半夏正在擦头发,闻言不由一愣,手里的毛巾也直接掉在地上。
  这一下,林漠只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子,几乎快炸裂了。
  
  许半夏,她真的背叛了自己!
  
  林漠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刺进了肉里,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这一刻,心里的痛,才真的占据了全身!
  
  三年!三年啊!
  
  林漠把一切能做的全都做了,被人骂窝囊废,被人侮辱,千夫所指,他也毫不在意。
  
  他爱着她,哪怕从来没碰过她一根头发,但他也一点都不在意。他坚信,终有一天,他的真诚,会融化她的心!
  
  可是,在这一刻,所有的信仰,所有的感情,全都化为泡影!
  
  心死,往往就是在这一瞬间。
  
  林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酒店,在广阳江边一直坐到天黑,他方才将心情平复了一些。
  
  或者,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好聚好散吧。
  
  回到家,许半夏早就在家了,许冬雪也没走。
  
  “你还知道回来啊,几点了,还不做饭?”方慧大声嚷嚷。
  
  林漠不理她,径直回了房间。
  
  洗手间里传来淋浴的声音,许半夏在洗澡。
  
  林漠坐在床边等待着,不经意间看到许半夏的背包,却又突然愣住了。
  
  许半夏的背包半敞口着,里面有一盒东西,刚好露出一截。
  
  林漠立马把这盒东西拿出来,竟然是一盒杜蕾斯,一盒拆开的杜蕾斯。里面有几个撕掉的包装,看样子是被人用过的。
  
  这一刻,林漠脑袋再次轰的一下,几乎快炸开了。
  
  许半夏,竟然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她……她到底做了多少对不起自己的事!
  
  亏得自己还一直觉得她是冰清玉洁的,她背后到底做了多少龌龊的事情?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许冬雪的声音。
  
  林漠面色一变,仓惶把那盒杜蕾斯装进了包包。
  
  许冬雪进屋,直接拿起那包包就出去了。
  
  林漠心里又是一冷,看样子许冬雪也知道这件事,竟然帮许半夏打掩护?
  
  这一家人,究竟把自己当什么了?
  
  洗手间门打开,许半夏走了出来。
  
  看到屋里的林漠,许半夏吓了一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漠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许半夏。
  
  许半夏有些发毛,怒声道:“你干什么?”
  
  说真的,在刚看到那盒杜蕾斯的时候,林漠真的很想发火。
  
  但在这一刻,再看到许半夏,他心里却平静了不少。
  
  或者,这个女人从来都不属于自己,自己又何必对她嘶吼呢?
  
  “半夏……”林漠酝酿许久,低声道:“咱们,离婚吧!”
  
  许半夏正在擦头发,闻言不由一愣,手里的毛巾也直接掉在地上。
  
  她转过头,不相信地看着林漠:“你……你说什么?”
  
  “咱们离婚吧……”林漠轻声道。
  
  许半夏愤然看着林漠:“你……你再说一遍!”
  
  “咱们离婚吧!”林漠表情平静:“这样对你我都不好,你……你值得更好的……”
  
  林漠很想把自己心里的愤怒说出来,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既然没有夫妻之实,那就好聚好散。
  
  至少,许家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了他十万,让他救下了林曦。
  
  “这不用你管!”许半夏一声尖叫,指着林漠怒吼:“林漠,你给我听清楚了。就算要离婚,也是我跟你提,你没资格跟我说这两个字!”
  
  许半夏哭着跑了出去。
  
  林漠瘫坐在床上,他的心情也很难受。但是,感情的事情,需要快刀斩乱麻,拖得越久,越是难受。
  
  这一次,许半夏的父母,罕见地没有进来指责林漠。
  
  很明显,他们也很想让林漠跟许半夏离婚。
  下林漠只感觉脑袋嗡下子几乎快炸裂。
  
  许半夏她真背叛自己!
  
  林漠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刺进肉里但却感受到丝毫疼痛。
  
  刻心里痛才真占据全身!
  
  三年!三年啊!
  
  林漠把切能做全都做被骂窝囊废被侮辱千夫所指也毫在意。
  
  爱着她哪怕从来没碰过她根头发但也点都在意。坚信终有天真诚会融化她心!
  
  可在刻所有信仰所有感情全都化为泡影!
  
  心死往往就在瞬间。
  
  林漠知道自己怎么离开酒店在广阳江边直坐到天黑方才将心情平复些。
  
  或者该结束时候!
  
  聚散。
  
  回到家许半夏早就在家许冬雪也没走。
  
  “还知道回来啊几点还做饭?”方慧大声嚷嚷。
  
  林漠理她径直回房间。
  
  洗手间里传来淋浴声音许半夏在洗澡。
  
  林漠坐在床边等待着经意间看到许半夏背包却又突然愣住。
  
  许半夏背包半敞口着里面有盒东西刚露出截。
  
  林漠立马把盒东西拿出来竟然盒杜蕾斯盒拆开杜蕾斯。里面有几撕掉包装看样子被用过。
  
  刻林漠脑袋再次轰下几乎快炸开。
  
  许半夏竟然随身带着些东西?她……她到底做多少对起自己事!
  
  亏得自己还直觉得她冰清玉洁她背后到底做多少龌龊事情?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许冬雪声音。
  
  林漠面色变仓惶把那盒杜蕾斯装进包包。
  
  许冬雪进屋直接拿起那包包就出去。
  
  林漠心里又冷看样子许冬雪也知道件事竟然帮许半夏打掩护?
  
  家究竟把自己当什么?
  
  洗手间门打开许半夏走出来。
  
  看到屋里林漠许半夏吓跳:“……什么时候回来?”
  
  林漠说话只冷冷看着许半夏。
  
  许半夏有些发毛怒声道:“干什么?”
  
  说真在刚看到那盒杜蕾斯时候林漠真很想发火。
  
  但在刻再看到许半夏心里却平静少。
  
  或者女从来都属于自己自己又何必对她嘶吼呢?
  
  “半夏……”林漠酝酿许久低声道:“咱们离婚!”
  
  许半夏正在擦头发闻言由愣手里毛巾也直接掉在地上。
  
  她转过头相信地看着林漠:“……说什么?”
  
  “咱们离婚……”林漠轻声道。
  
  许半夏愤然看着林漠:“……再说遍!”
  
  “咱们离婚!”林漠表情平静:“样对都……值得更……”
  
  林漠很想把自己心里愤怒说出来但最终还没有么做。
  
  既然没有夫妻之实那就聚散。
  
  至少许家在最需要时候给十万让救下林曦。
  
  “用管!”许半夏声尖叫指着林漠怒吼:“林漠给听清楚。就算要离婚也跟提没资格跟说两字!”
  
  许半夏哭着跑出去。
  
  林漠瘫坐在床上心情也很难受。但感情事情需要快刀斩乱麻拖得越久越难受。
  
  次许半夏父母罕见地没有进来指责林漠。
  
  很明显们也很想让林漠跟许半夏离婚。
  这一下,林漠只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子,几乎快炸裂了。
  
  许半夏,她真的背叛了自己!
  
  林漠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刺进了肉里,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这一刻,心里的痛,才真的占据了全身!
  
  三年!三年啊!
  
  林漠把一切能做的全都做了,被人骂窝囊废,被人侮辱,千夫所指,他也毫不在意。
  
  他爱着她,哪怕从来没碰过她一根头发,但他也一点都不在意。他坚信,终有一天,他的真诚,会融化她的心!
  
  可是,在这一刻,所有的信仰,所有的感情,全都化为泡影!
  
  心死,往往就是在这一瞬间。
  
  林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酒店,在广阳江边一直坐到天黑,他方才将心情平复了一些。
  
  或者,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好聚好散吧。
  
  回到家,许半夏早就在家了,许冬雪也没走。
  
  “你还知道回来啊,几点了,还不做饭?”方慧大声嚷嚷。
  
  林漠不理她,径直回了房间。
  
  洗手间里传来淋浴的声音,许半夏在洗澡。
  
  林漠坐在床边等待着,不经意间看到许半夏的背包,却又突然愣住了。
  
  许半夏的背包半敞口着,里面有一盒东西,刚好露出一截。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