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三章都是误会

下载免费读
  
  前面也不是许半夏不接电话,而是所有的电话都被呼叫转移到崔一帆那里,许半夏当然接不了了!
  
  “可是,我昨天看到她手机上,有人给她发信息……”林漠急道。
前面也不是许半夏不接电话而是所有的电话都被呼叫转移到崔一帆那里许半夏当然接不了了可是我昨天看到她手机上有人给她发信息林漠急道林先生我们调查到这呼叫转移的事情后就察觉到有人在动手脚陈圣元道最后我们查到动手脚的人其实就是您小姨子许冬雪这一切也都是她一手策划的她是您妻子的亲妹妹最有机会动您妻子的手机您看到的信息其实是她发过去的她当时故意让你去拿手机就是为了让您刚好在那个时间过去看到那条信息至于您妻子包里的东西也是她放进去的而且为了不引起您妻子的怀疑在您看到包里东西的时候她就立马把包拿走把里面的东西扔了林漠惊愕这些怎么查到的我们抓了许冬雪的老公黄良他全招了陈圣元道这些计谋很多还是黄良出的包括您妻子跟崔一帆一起回来的事情也是他设计的他让崔一帆提前赶去您妻子出差的城市买同一个航班回来其实在这之前您妻子和崔一帆没有任何交集崔一帆一直都在广阳市林漠想起当时的事情恰好在那个时候许冬雪让他去拿手机恰好他看到包里的杜蕾斯许冬雪进来把包拿走了之前林漠还觉得许冬雪是在给许半夏打掩护现在才想明白原来是自己误会许半夏了从头到尾都是许冬雪在导演这一切许冬雪在故意挑拨他和许半夏啊林漠的心不由刺痛起来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误会了妻子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林漠急道陈圣元叹了口气低声道林先生您可能并不知道许家的人无数次劝您妻子离开您找一个更好的但是您妻子明确地告诉他们您入赘到许家背负的耻辱远超许家当初她选择了您让您背负这些耻辱是她欠您的所以这辈子只要您不提出离婚她是绝对不会离开您的林漠眼眶发红心里难受至极许半夏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有些话她从不会当着林漠的面说出但是很明显她在心里已经认定林漠了就在此时林漠的手机突然响起竟然是包租婆打来的你有什么事林漠恼怒低喝林林先生包租婆颤巍巍的声音传来对不起我我我有笔钱想要还给你什么钱林漠皱眉是是您妻子许半夏小姐她她每年都都会给我一笔钱当你们的房租让我不要告诉您可是我我以前鬼迷心窍把把这钱吞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我把钱还给您您您别起诉我了好不好听到这里林漠只感觉脑子嗡的一下几乎快炸开了这一刻他只想哭许半夏看似对他清冷但是三年来许半夏对他依然关心甚至还在默默地帮他而这一切他都不知道他甚至还误会了许半夏林先生陈圣元低声道您妻子昨天在万豪酒店见的那个人我们也调查过了其实您妻子跟他早就有联系他他的骨髓和您妹妹的骨髓匹配您妻子凑了一笔钱想想让他同意捐骨髓给您妹妹昨天去酒店就是谈这件事什么林漠瞪大了眼睛心里更是痛了陈圣元低声道因为这件事许小姐可能动用了公司的资金所以许家追究她的责任不仅开除了她还还要让她赔偿三百万许小姐现在的情况比较麻烦她为了凑这三百万昨天刚下飞机就跑了各大银行但没人愿意借给她她后来还去找了高利贷看样子她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别说了林漠立马站起身咬牙道她现在在哪里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林漠真的很想好好打自己一顿心里的痛苦愧疚让他只想找到许半夏把她抱在怀里永远不松手陈圣元低声道她去许家了今晚许家老爷子寿宴她可能想去求老爷子给她点时间吧备车我要去许家林漠握紧拳头咬牙道还有告诉南霸天我有事情要交给他做了  
  前面也许半夏接电话而所有电话都被呼叫转移到崔帆那里许半夏当然接!
  
  “可昨天看到她手机上有给她发信息……”林漠急道。
  
  “林先生们调查到呼叫转移事情后就察觉到有在动手脚。”
  
  陈圣元道:“最后们查到动手脚其实就您小姨子许冬雪。切也都她手策划。”
  
  “她您妻子亲妹妹最有机会动您妻子手机。您看到信息其实她发过去。”
  
  “她当时故意让去拿手机就为让您刚在那时间过去看到那条信息。”
  
  “至于您妻子包里东西也她放进去。而且为引起您妻子怀疑在您看到包里东西时候她就立马把包拿走把里面东西扔。”
  
  林漠惊愕:“些怎么查到?”
  
  “们抓许冬雪老公黄良全招。”陈圣元道:“些计谋很多还黄良出。包括您妻子跟崔帆起回来事情也设计。”
  
  “让崔帆提前赶去您妻子出差城市买同航班回来。其实在之前您妻子和崔帆没有任何交集崔帆直都在广阳市。”
  
  林漠想起当时事情恰在那时候许冬雪让去拿手机。恰看到包里杜蕾斯许冬雪进来把包拿走。
  
  之前林漠还觉得许冬雪在给许半夏打掩护现在才想明白原来自己误会许半夏。
  
  从头到尾都许冬雪在导演切许冬雪在故意挑拨和许半夏啊!
  
  林漠心由刺痛起来。
  
  原来切都自己误会妻子?
  
  “可们为什么要么做?”林漠急道。
  
  陈圣元叹口气低声道:“林先生您可能并知道。许家无数次劝您妻子离开您找更。”
  
  “但您妻子明确地告诉们。您入赘到许家背负耻辱远超许家。当初她选择您让您背负些耻辱她欠您。所以辈子只要您提出离婚她绝对会离开您!”
  
  林漠眼眶发红心里难受至极。
  
  许半夏面冷心热有些话她从会当着林漠面说出。
  
  但很明显她在心里已经认定林漠!
  
  就在此时林漠手机突然响起竟然包租婆打来。
  
  “有什么事?”林漠恼怒低喝。
  
  “林……林先生……”包租婆颤巍巍声音传来:“对起…………有笔钱想要还给……”
  
  “什么钱?”林漠皱眉。
  
  “……您妻子许半夏小姐她……她每年都……都会给笔钱当们房租让要告诉您。”
  
  “可……以前鬼迷心窍把……把钱吞……已经知道错把钱还给您您……您别起诉……”
  
  听到里林漠只感觉脑子嗡下几乎快炸开。
  
  刻只想哭。
  
  许半夏看似对清冷但三年来许半夏对依然关心甚至还在默默地帮!
  
  而切都知道甚至还误会许半夏。
  
  “林先生……”陈圣元低声道:“您妻子昨天在万豪酒店见那们也调查过。”
  
  “其实您妻子跟早就有联系。……骨髓和您妹妹骨髓匹配您妻子凑笔钱想……想让同意捐骨髓给您妹妹。昨天去酒店就谈件事……”
  
  “什么!?”林漠瞪大眼睛心里更痛。
  
  陈圣元低声道:“因为件事许小姐可能动用公司资金。所以许家追究她责任仅开除她还……还要让她赔偿三百万。”
  
  “许小姐现在情况比较麻烦她为凑三百万昨天刚下飞机就跑各大银行但没愿意借给她。她后来还去找高利贷看样子她真走投无路……”
  
  “别说!”林漠立马站起身咬牙道:“她现在在哪里?告诉她现在在哪里!”
  
  林漠真很想打自己顿心里痛苦愧疚让只想找到许半夏把她抱在怀里永远松手。
  
  陈圣元低声道:“她去许家今晚许家老爷子寿宴她可能想去求老爷子给她点时间。”
  
  “备车要去许家!”林漠握紧拳头咬牙道:“还有告诉南霸天有事情要交给做!”
  
  前面也不是许半夏不接电话,而是所有的电话都被呼叫转移到崔一帆那里,许半夏当然接不了了!
  
  “可是,我昨天看到她手机上,有人给她发信息……”林漠急道。
  
  “林先生,我们调查到这呼叫转移的事情后,就察觉到有人在动手脚。”
  
  陈圣元道:“最后,我们查到,动手脚的人,其实就是您小姨子许冬雪。这一切,也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她是您妻子的亲妹妹,最有机会动您妻子的手机。您看到的信息,其实是她发过去的。”
  
  “她当时故意让你去拿手机,就是为了让您刚好在那个时间过去,看到那条信息。”
  
  “至于您妻子包里的东西,也是她放进去的。而且,为了不引起您妻子的怀疑,在您看到包里东西的时候,她就立马把包拿走,把里面的东西扔了。”
  
  林漠惊愕:“这些怎么查到的?”
  
  “我们抓了许冬雪的老公,黄良,他全招了。”陈圣元道:“这些计谋,很多还是黄良出的。包括您妻子跟崔一帆一起回来的事情,也是他设计的。”
  
  “他让崔一帆提前赶去您妻子出差的城市,买同一个航班回来。其实,在这之前,您妻子和崔一帆,没有任何交集,崔一帆一直都在广阳市。”
  
  林漠想起当时的事情,恰好在那个时候,许冬雪让他去拿手机。恰好他看到包里的杜蕾斯,许冬雪进来把包拿走了。
  
  之前林漠还觉得许冬雪是在给许半夏打掩护,现在才想明白,原来是自己误会许半夏了。
  
  从头到尾,都是许冬雪在导演这一切,许冬雪在故意挑拨他和许半夏啊!
  
  林漠的心不由刺痛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误会了妻子?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林漠急道。
  
  陈圣元叹了口气,低声道:“林先生,您可能并不知道。许家的人,无数次劝您妻子离开您,找一个更好的。”
  
  “但是,您妻子明确地告诉他们。您入赘到许家,背负的耻辱,远超许家。当初她选择了您,让您背负这些耻辱,是她欠您的。所以,这辈子,只要您不提出离婚,她是绝对不会离开您的!”
  
  林漠眼眶发红,心里难受至极。
  
  许半夏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有些话,她从不会当着林漠的面说出。
  
  但是,很明显,她在心里,已经认定林漠了!
  
  就在此时,林漠的手机突然响起,竟然是包租婆打来的。
  
  “你有什么事?”林漠恼怒低喝。
  
  “林……林先生……”包租婆颤巍巍的声音传来:“对不起,我……我……我有笔钱,想要还给你……”
  
  “什么钱?”林漠皱眉。
  
  “是……是您妻子许半夏小姐,她……她每年都……都会给我一笔钱,当你们的房租,让我不要告诉您。”
  
  “可是,我……我以前鬼迷心窍,把……把这钱吞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我把钱还给您,您……您别起诉我了好不好……”
  
  听到这里,林漠只感觉脑子嗡的一下,几乎快炸开了。
  
  这一刻,他只想哭。
  
  许半夏看似对他清冷,但是,三年来,许半夏对他依然关心,甚至还在默默地帮他!
  
  而这一切,他都不知道,他甚至还误会了许半夏。
  
  “林先生……”陈圣元低声道:“您妻子昨天在万豪酒店见的那个人,我们也调查过了。”
  
  “其实,您妻子跟他,早就有联系。他……他的骨髓,和您妹妹的骨髓匹配,您妻子凑了一笔钱,想……想让他同意捐骨髓给您妹妹。昨天去酒店,就是谈这件事……”
  
  “什么!?”林漠瞪大了眼睛,心里更是痛了。
  
  陈圣元低声道:“因为这件事,许小姐可能动用了公司的资金。所以,许家追究她的责任,不仅开除了她,还……还要让她赔偿三百万。”
  
  “许小姐现在的情况比较麻烦,她为了凑这三百万,昨天刚下飞机,就跑了各大银行,但没人愿意借给她。她后来还去找了高利贷,看样子,她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别说了!”林漠立马站起身,咬牙道:“她现在在哪里?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林漠真的很想好好打自己一顿,心里的痛苦愧疚,让他只想找到许半夏,把她抱在怀里,永远不松手。
  
  陈圣元低声道:“她去许家了,今晚许家老爷子寿宴,她可能想去求老爷子,给她点时间吧。”
  
  “备车,我要去许家!”林漠握紧拳头,咬牙道:“还有,告诉南霸天,我有事情要交给他做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