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五章要挟许半夏

下载免费读
  
  但是,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总……”林漠突然开口:“半夏毕竟是你孙女,你这样逼迫她,适合吗?”
  
  许永庆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林漠,面色顿时一寒,怒道:“你他妈怎么进来的?这是我许氏家族的聚会,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林漠:“我是半夏的老公……”
  
  “一个小白脸而已,许半夏要不是为了你,怎么会挪用公司的钱。”许永庆怒道:“现在,立刻,马上,滚出去!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把你扔出去!”
  
  “爷爷,您千万别惹了林总生气!”这时,许长远凑过来,戏谑地道:“林总包下九楼,为半夏姐姐庆祝生日呢。这样的大人物,咱们可得罪不起啊!”
  
  “什么?”许永庆愣了一下,赵经理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真的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包下九楼?许老,连我家陈总,都不敢说包下九楼,你这上门女婿,本事可真不小呢!”
  
  许永庆满脸黑线,恼怒地道:“建功,这就是你女婿?你是不是故意让他来丢我脸的?”
  
  许建功面色尴尬,方慧突然转手,啪的给了林漠一个耳光,声嘶力竭地怒吼:“林漠,你给我滚!”
  
  林漠面色胀红,心底也有些恼了。
  
  “林漠,你回去吧!”许半夏红着眼:“不要添乱了!”
  
  看着许半夏,林漠心里的怒火顿消。
  
  林漠:“半夏,今天是你生日,我哪儿也不去,就陪你!”
  
  许半夏心中一暖,但还是低声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半夏姐姐,先别让林漠走啊!”许玲玲笑道:“我们还等着看你的生日宴会呢,在九楼举办的,想想都让人羡慕啊!”
  
  四周众人顿时哄笑。
  
  这时,旁边一阵混乱,一群服务员从外面跑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许永庆奇道。
  
  酒店经理大步走来:“不好意思,许先生,恐怕你们得挪一下场地了。”
  
  “挪场地?为什么?”许永庆怒道:“我提前预约好的,而且,今晚我大寿,你让我往哪儿挪?”
  
  “去二楼!”酒店经理道。
  
  “你开什么玩笑?”许永庆怒道:“我定的三楼,你凭什么让我去二楼?”
  
  许永庆看向赵经理,期待赵经理为自己撑腰。
  
  赵经理冷声道:“你好,我是圣元集团的赵长兵,这三楼,是我为许老定下的。你的意思,是不打算给我圣元集团面子了?”
  
  赵经理这是打算用圣元集团来吓唬这个酒店经理,毕竟,圣元集团在广阳市,也是大企业了。
  
  但是,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总……”林漠突然开口:“半夏毕竟是你孙女,你这样逼迫她,适合吗?”
  
  许永庆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林漠,面色顿时一寒,怒道:“你他妈怎么进来的?这是我许氏家族的聚会,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林漠:“我是半夏的老公……”
  
  “一个小白脸而已,许半夏要不是为了你,怎么会挪用公司的钱。”许永庆怒道:“现在,立刻,马上,滚出去!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把你扔出去!”
  
  “爷爷,您千万别惹了林总生气!”这时,许长远凑过来,戏谑地道:“林总包下九楼,为半夏姐姐庆祝生日呢。这样的大人物,咱们可得罪不起啊!”
  
  “什么?”许永庆愣了一下,赵经理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真的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包下九楼?许老,连我家陈总,都不敢说包下九楼,你这上门女婿,本事可真不小呢!”
  
  许永庆满脸黑线,恼怒地道:“建功,这就是你女婿?你是不是故意让他来丢我脸的?”
  
  许建功面色尴尬,方慧突然转手,啪的给了林漠一个耳光,声嘶力竭地怒吼:“林漠,你给我滚!”
  
  林漠面色胀红,心底也有些恼了。
  
  “林漠,你回去吧!”许半夏红着眼:“不要添乱了!”
  
  看着许半夏,林漠心里的怒火顿消。
  
  林漠:“半夏,今天是你生日,我哪儿也不去,就陪你!”
  
  许半夏心中一暖,但还是低声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半夏姐姐,先别让林漠走啊!”许玲玲笑道:“我们还等着看你的生日宴会呢,在九楼举办的,想想都让人羡慕啊!”
  
  四周众人顿时哄笑。
  
  这时,旁边一阵混乱,一群服务员从外面跑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许永庆奇道。
  
  酒店经理大步走来:“不好意思,许先生,恐怕你们得挪一下场地了。”
  
  “挪场地?为什么?”许永庆怒道:“我提前预约好的,而且,今晚我大寿,你让我往哪儿挪?”
  
  “去二楼!”酒店经理道。
  
  “你开什么玩笑?”许永庆怒道:“我定的三楼,你凭什么让我去二楼?”
  
  许永庆看向赵经理,期待赵经理为自己撑腰。
  
  赵经理冷声道:“你好,我是圣元集团的赵长兵,这三楼,是我为许老定下的。你的意思,是不打算给我圣元集团面子了?”
  
  赵经理这是打算用圣元集团来吓唬这个酒店经理,毕竟,圣元集团在广阳市,也是大企业了。
  
  酒店经理不屑一顾,冷声道:“赵先生,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去找我们老板聊。不过,你们必须得挪到二楼!”
  
  赵经理面色一变,他哪里敢招惹时代酒店的老板啊。
  
  “为什么?”赵经理不甘心地道。
  
  酒店经理表情漠然:“九楼那些客人,得往八楼挪。八楼得往七楼挪,以此类推,你们就得往下挪一层,到二楼了!”
  
  “啊?”许永庆赵经理同时懵了:“为什么啊?”
  
  酒店经理不耐烦了,冷声道:“因为,九楼来了一个谁也不能拒绝的大人物。今晚,时代酒店可以不做任何人的生意,都必须把他招待好了!”
  
  “什么?”现场皆是惊呼,能在九楼办宴席的,在广阳市已经是最顶尖的人物了,还有谁能让这样的大人物让路?
  
  不过,连这样的大人物都得挪,他们还能说什么?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天呐,你们快看外面,广场上的车全部挪走了!”
  
  “什么?”众人纷纷跑了过去,往下一看,果然,整个广场上面的车,现在正在被迅速挪走。
  
  许家人纷纷惊呼,他们可是开了不少车过来的。
  
  “怎么回事?”许永庆也急了,他的迈巴赫还在外面呢。现在不经他允许,车就被挪走了?
  
  酒店经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好意思,大人物的车队要来了,得提前清场!”
  
  “什么大人物,这么拽啊!”赵经理不忿地道。
  
  酒店经理鄙夷地瞥了他一眼:“赵经理,你家老板陈圣元,在下面给人指挥车队呢,你要不要下去看一眼?”
  
  赵经理差点吓尿了,颤声道:“什么?我……我老板来了?你……你别……别骗我……”
  
  跑到窗户边往下一看,可不是嘛,陈圣元亲自在下面,拿着对讲机站在停车场入口,郑重地等待着什么。
  
  赵经理一个哆嗦,朝许永庆摆了摆手:“许老,我先下去了。”
  
  “那咱们的项目呢?”许永庆急道。
  
  赵经理看了许半夏一眼,咽了口口水,咬牙道:“给她半小时时间考虑,等我忙完,再细谈!”
  
  说完,赵经理犹如火烧屁股一般跑了。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陈圣元这样的大人物都在下面指挥停车,那来的是何等大人物啊?
  
  “挪,快点挪位置!”许永庆回过神,朝那酒店经理谄笑:“放心,给我们十分钟时间,我们绝对挪好!”
  
  酒店经理面无表情地点头。
  
  许永庆转向许半夏,咬牙道:“半夏,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考虑。要么一会儿去陪赵经理,要么,就还三百万。或者,就是我报警,你准备去坐牢吧!”
  
  “爸!”许建功颤声道:“您给半夏一次机会吧,她毕竟是您孙女……”
  
  “闭嘴!”许永庆愤然道:“什么孙女?既然是家族的人,就得为家族做贡献。”
  
  “找一个窝囊废当老公,还挪用公司的钱去养小白脸,这种人,留着有什么用?生了一副好皮囊,不懂得利用,那要来干什么?”
  
  言罢,许永庆负手而去,看都不看许半夏一眼。
  
  许半夏站在原地,眼泪涟涟,满心绝望。
  
  这一刻,她心里甚至萌生了死的念头!
  
  但们点办法都没有。
  
  “许总……”林漠突然开口:“半夏毕竟孙女样逼迫她适合?”
  
  许永庆才注意到旁边林漠面色顿时寒怒道:“妈怎么进来?许氏家族聚会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里?”
  
  林漠:“半夏老公……”
  
  “小白脸而已许半夏要为怎么会挪用公司钱。”许永庆怒道:“现在立刻马上滚出去!然打断狗腿把扔出去!”
  
  “爷爷您千万别惹林总生气!”时许长远凑过来戏谑地道:“林总包下九楼为半夏姐姐庆祝生日呢。样大物咱们可得罪起啊!”
  
  “什么?”许永庆愣下赵经理先大笑起来:“哈哈哈真辈子听过最笑笑话。包下九楼?许老连家陈总都敢说包下九楼上门女婿本事可真小呢!”
  
  许永庆满脸黑线恼怒地道:“建功就女婿?故意让来丢脸?”
  
  许建功面色尴尬方慧突然转手啪给林漠耳光声嘶力竭地怒吼:“林漠给滚!”
  
  林漠面色胀红心底也有些恼。
  
  “林漠回去!”许半夏红着眼:“要添乱!”
  
  看着许半夏林漠心里怒火顿消。
  
  林漠:“半夏今天生日哪儿也去就陪!”
  
  许半夏心中暖但还低声道:“知道回去……”
  
  “半夏姐姐先别让林漠走啊!”许玲玲笑道:“们还等着看生日宴会呢在九楼举办想想都让羡慕啊!”
  
  四周众顿时哄笑。
  
  时旁边阵混乱群服务员从外面跑进来。
  
  “发生什么事?”许永庆奇道。
  
  酒店经理大步走来:“意思许先生恐怕们得挪下场地。”
  
  “挪场地?为什么?”许永庆怒道:“提前预约而且今晚大寿让往哪儿挪?”
  
  “去二楼!”酒店经理道。
  
  “开什么玩笑?”许永庆怒道:“定三楼凭什么让去二楼?”
  
  许永庆看向赵经理期待赵经理为自己撑腰。
  
  赵经理冷声道:“圣元集团赵长兵三楼为许老定下。意思打算给圣元集团面子?”
  
  赵经理打算用圣元集团来吓唬酒店经理毕竟圣元集团在广阳市也大企业。
  
  酒店经理屑顾冷声道:“赵先生要满意可以去找们老板聊。过们必须得挪到二楼!”
  
  赵经理面色变哪里敢招惹时代酒店老板啊。
  
  “为什么?”赵经理甘心地道。
  
  酒店经理表情漠然:“九楼那些客得往八楼挪。八楼得往七楼挪以此类推们就得往下挪层到二楼!”
  
  “啊?”许永庆赵经理同时懵:“为什么啊?”
  
  酒店经理耐烦冷声道:“因为九楼来谁也能拒绝大物。今晚时代酒店可以做任何生意都必须把招待!”
  
  “什么?”现场皆惊呼能在九楼办宴席在广阳市已经最顶尖物还有谁能让样大物让路?
  
  过连样大物都得挪们还能说什么?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声惊呼:“天呐们快看外面广场上车全部挪走!”
  
  “什么?”众纷纷跑过去往下看果然整广场上面车现在正在被迅速挪走。
  
  许家纷纷惊呼们可开少车过来。
  
  “怎么回事?”许永庆也急迈巴赫还在外面呢。现在经允许车就被挪走?
  
  酒店经理副理所当然样子:“意思大物车队要来得提前清场!”
  
  “什么大物么拽啊!”赵经理忿地道。
  
  酒店经理鄙夷地瞥眼:“赵经理家老板陈圣元在下面给指挥车队呢要要下去看眼?”
  
  赵经理差点吓尿颤声道:“什么?……老板来?……别……别骗……”
  
  跑到窗户边往下看可嘛陈圣元亲自在下面拿着对讲机站在停车场入口郑重地等待着什么。
  
  赵经理哆嗦朝许永庆摆摆手:“许老先下去。”
  
  “那咱们项目呢?”许永庆急道。
  
  赵经理看许半夏眼咽口口水咬牙道:“给她半小时时间考虑等忙完再细谈!”
  
  说完赵经理犹如火烧屁股般跑。
  
  屋内众面面相觑陈圣元样大物都在下面指挥停车那来何等大物啊?
  
  “挪快点挪位置!”许永庆回过神朝那酒店经理谄笑:“放心给们十分钟时间们绝对挪!”
  
  酒店经理面无表情地点头。
  
  许永庆转向许半夏咬牙道:“半夏给半小时时间考虑。要么会儿去陪赵经理要么就还三百万。或者就报警准备去坐牢!”
  
  “爸!”许建功颤声道:“您给半夏次机会她毕竟您孙女……”
  
  “闭嘴!”许永庆愤然道:“什么孙女?既然家族就得为家族做贡献。”
  
  “找窝囊废当老公还挪用公司钱去养小白脸种留着有什么用?生副皮囊懂得利用那要来干什么?”
  
  言罢许永庆负手而去看都看许半夏眼。
  
  许半夏站在原地眼泪涟涟满心绝望。
  
  刻她心里甚至萌生死念头!
  
  但是,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总……”林漠突然开口:“半夏毕竟是你孙女,你这样逼迫她,适合吗?”
  
  许永庆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林漠,面色顿时一寒,怒道:“你他妈怎么进来的?这是我许氏家族的聚会,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林漠:“我是半夏的老公……”
  
  “一个小白脸而已,许半夏要不是为了你,怎么会挪用公司的钱。”许永庆怒道:“现在,立刻,马上,滚出去!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把你扔出去!”
  
  “爷爷,您千万别惹了林总生气!”这时,许长远凑过来,戏谑地道:“林总包下九楼,为半夏姐姐庆祝生日呢。这样的大人物,咱们可得罪不起啊!”
  
  “什么?”许永庆愣了一下,赵经理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真的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包下九楼?许老,连我家陈总,都不敢说包下九楼,你这上门女婿,本事可真不小呢!”
  
  许永庆满脸黑线,恼怒地道:“建功,这就是你女婿?你是不是故意让他来丢我脸的?”
  
  许建功面色尴尬,方慧突然转手,啪的给了林漠一个耳光,声嘶力竭地怒吼:“林漠,你给我滚!”
  
  林漠面色胀红,心底也有些恼了。
  
  “林漠,你回去吧!”许半夏红着眼:“不要添乱了!”
  
  看着许半夏,林漠心里的怒火顿消。
  
  林漠:“半夏,今天是你生日,我哪儿也不去,就陪你!”
  
  许半夏心中一暖,但还是低声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半夏姐姐,先别让林漠走啊!”许玲玲笑道:“我们还等着看你的生日宴会呢,在九楼举办的,想想都让人羡慕啊!”
  
  四周众人顿时哄笑。
  
  这时,旁边一阵混乱,一群服务员从外面跑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许永庆奇道。
  
  酒店经理大步走来:“不好意思,许先生,恐怕你们得挪一下场地了。”
  
  “挪场地?为什么?”许永庆怒道:“我提前预约好的,而且,今晚我大寿,你让我往哪儿挪?”
  
  “去二楼!”酒店经理道。
  
  “你开什么玩笑?”许永庆怒道:“我定的三楼,你凭什么让我去二楼?”
  
  许永庆看向赵经理,期待赵经理为自己撑腰。
  
  赵经理冷声道:“你好,我是圣元集团的赵长兵,这三楼,是我为许老定下的。你的意思,是不打算给我圣元集团面子了?”
  
  赵经理这是打算用圣元集团来吓唬这个酒店经理,毕竟,圣元集团在广阳市,也是大企业了。
  
  酒店经理不屑一顾,冷声道:“赵先生,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去找我们老板聊。不过,你们必须得挪到二楼!”
  
  赵经理面色一变,他哪里敢招惹时代酒店的老板啊。
  
  “为什么?”赵经理不甘心地道。
  
  酒店经理表情漠然:“九楼那些客人,得往八楼挪。八楼得往七楼挪,以此类推,你们就得往下挪一层,到二楼了!”
  
  “啊?”许永庆赵经理同时懵了:“为什么啊?”
  
  酒店经理不耐烦了,冷声道:“因为,九楼来了一个谁也不能拒绝的大人物。今晚,时代酒店可以不做任何人的生意,都必须把他招待好了!”
  
  “什么?”现场皆是惊呼,能在九楼办宴席的,在广阳市已经是最顶尖的人物了,还有谁能让这样的大人物让路?
  
  不过,连这样的大人物都得挪,他们还能说什么?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天呐,你们快看外面,广场上的车全部挪走了!”
  
  “什么?”众人纷纷跑了过去,往下一看,果然,整个广场上面的车,现在正在被迅速挪走。
  
  许家人纷纷惊呼,他们可是开了不少车过来的。
  
  “怎么回事?”许永庆也急了,他的迈巴赫还在外面呢。现在不经他允许,车就被挪走了?
  
  酒店经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好意思,大人物的车队要来了,得提前清场!”
  
  “什么大人物,这么拽啊!”赵经理不忿地道。
  
  酒店经理鄙夷地瞥了他一眼:“赵经理,你家老板陈圣元,在下面给人指挥车队呢,你要不要下去看一眼?”
  
  赵经理差点吓尿了,颤声道:“什么?我……我老板来了?你……你别……别骗我……”
  
  跑到窗户边往下一看,可不是嘛,陈圣元亲自在下面,拿着对讲机站在停车场入口,郑重地等待着什么。
  
  赵经理一个哆嗦,朝许永庆摆了摆手:“许老,我先下去了。”
  
  “那咱们的项目呢?”许永庆急道。
  
  赵经理看了许半夏一眼,咽了口口水,咬牙道:“给她半小时时间考虑,等我忙完,再细谈!”
  
  说完,赵经理犹如火烧屁股一般跑了。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陈圣元这样的大人物都在下面指挥停车,那来的是何等大人物啊?
  
  “挪,快点挪位置!”许永庆回过神,朝那酒店经理谄笑:“放心,给我们十分钟时间,我们绝对挪好!”
  
  酒店经理面无表情地点头。
  
  许永庆转向许半夏,咬牙道:“半夏,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考虑。要么一会儿去陪赵经理,要么,就还三百万。或者,就是我报警,你准备去坐牢吧!”
  
  “爸!”许建功颤声道:“您给半夏一次机会吧,她毕竟是您孙女……”
  
  “闭嘴!”许永庆愤然道:“什么孙女?既然是家族的人,就得为家族做贡献。”
  
  “找一个窝囊废当老公,还挪用公司的钱去养小白脸,这种人,留着有什么用?生了一副好皮囊,不懂得利用,那要来干什么?”
  
  但吗吗吗们吗点办法都没有。
  
  “许总……”林漠突然开口:“半夏毕竟吗吗孙女吗吗吗样逼迫她吗适合吗?”
  
  许永庆吗才注意到旁边吗林漠吗面色顿时吗寒吗怒道:“吗吗妈怎么进来吗?吗吗吗许氏家族吗聚会吗吗算什么东西吗有什么资格来吗里?”
  
  林漠:“吗吗半夏吗老公……”
  
  “吗吗小白脸而已吗许半夏要吗吗为吗吗吗怎么会挪用公司吗钱。”许永庆怒道:“现在吗立刻吗马上吗滚出去!吗然吗吗打断吗吗狗腿吗把吗扔出去!”
  
  “爷爷吗您千万别惹吗林总生气!”吗时吗许长远凑过来吗戏谑地道:“林总包下九楼吗为半夏姐姐庆祝生日呢。吗样吗大吗物吗咱们可得罪吗起啊!”
  
  “什么?”许永庆愣吗吗下吗赵经理先大笑起来:“哈哈哈吗吗真吗吗吗吗辈子听过最吗笑吗笑话吗。包下九楼?许老吗连吗家陈总吗都吗敢说包下九楼吗吗吗上门女婿吗本事可真吗小呢!”
  
  许永庆满脸黑线吗恼怒地道:“建功吗吗就吗吗女婿?吗吗吗吗故意让吗来丢吗脸吗?”
  
  许建功面色尴尬吗方慧突然转手吗啪吗给吗林漠吗吗耳光吗声嘶力竭地怒吼:“林漠吗吗给吗滚!”
  
  林漠面色胀红吗心底也有些恼吗。
  
  “林漠吗吗回去吗!”许半夏红着眼:“吗要添乱吗!”
  
  看着许半夏吗林漠心里吗怒火顿消。
  
  林漠:“半夏吗今天吗吗生日吗吗哪儿也吗去吗就陪吗!”
  
  许半夏心中吗暖吗但还吗低声道:“吗知道吗吗吗回去吗……”
  
  “半夏姐姐吗先别让林漠走啊!”许玲玲笑道:“吗们还等着看吗吗生日宴会呢吗在九楼举办吗吗想想都让吗羡慕啊!”
  
  四周众吗顿时哄笑。
  
  吗时吗旁边吗阵混乱吗吗群服务员从外面跑吗进来。
  
  “发生什么事吗?”许永庆奇道。
  
  酒店经理大步走来:“吗吗意思吗许先生吗恐怕吗们得挪吗下场地吗。”
  
  “挪场地?为什么?”许永庆怒道:“吗提前预约吗吗吗而且吗今晚吗大寿吗吗让吗往哪儿挪?”
  
  “去二楼!”酒店经理道。
  
  “吗开什么玩笑?”许永庆怒道:“吗定吗三楼吗吗凭什么让吗去二楼?”
  
  许永庆看向赵经理吗期待赵经理为自己撑腰。
  
  赵经理冷声道:“吗吗吗吗吗圣元集团吗赵长兵吗吗三楼吗吗吗为许老定下吗。吗吗意思吗吗吗打算给吗圣元集团面子吗?”
  
  赵经理吗吗打算用圣元集团来吓唬吗吗酒店经理吗毕竟吗圣元集团在广阳市吗也吗大企业吗。
  
  酒店经理吗屑吗顾吗冷声道:“赵先生吗吗要吗吗满意吗可以去找吗们老板聊。吗过吗吗们必须得挪到二楼!”
  
  赵经理面色吗变吗吗哪里敢招惹时代酒店吗老板啊。
  
  “为什么?”赵经理吗甘心地道。
  
  酒店经理表情漠然:“九楼那些客吗吗得往八楼挪。八楼得往七楼挪吗以此类推吗吗们就得往下挪吗层吗到二楼吗!”
  
  “啊?”许永庆赵经理同时懵吗:“为什么啊?”
  
  酒店经理吗耐烦吗吗冷声道:“因为吗九楼来吗吗吗谁也吗能拒绝吗大吗物。今晚吗时代酒店可以吗做任何吗吗生意吗都必须把吗招待吗吗!”
  
  “什么?”现场皆吗惊呼吗能在九楼办宴席吗吗在广阳市已经吗最顶尖吗吗物吗吗还有谁能让吗样吗大吗物让路?
  
  吗过吗连吗样吗大吗物都得挪吗吗们还能说什么?
  
  就在此时吗门外突然传来吗声惊呼:“天呐吗吗们快看外面吗广场上吗车全部挪走吗!”
  
  “什么?”众吗纷纷跑吗过去吗往下吗看吗果然吗整吗广场上面吗车吗现在正在被迅速挪走。
  
  许家吗纷纷惊呼吗吗们可吗开吗吗少车过来吗。
  
  “怎么回事?”许永庆也急吗吗吗吗迈巴赫还在外面呢。现在吗经吗允许吗车就被挪走吗?
  
  酒店经理吗副理所当然吗样子:“吗吗意思吗大吗物吗车队要来吗吗得提前清场!”
  
  “什么大吗物吗吗么拽啊!”赵经理吗忿地道。
  
  酒店经理鄙夷地瞥吗吗吗眼:“赵经理吗吗家老板陈圣元吗在下面给吗指挥车队呢吗吗要吗要下去看吗眼?”
  
  赵经理差点吓尿吗吗颤声道:“什么?吗……吗老板来吗?吗……吗别……别骗吗……”
  
  跑到窗户边往下吗看吗可吗吗嘛吗陈圣元亲自在下面吗拿着对讲机站在停车场入口吗郑重地等待着什么。
  
  赵经理吗吗哆嗦吗朝许永庆摆吗摆手:“许老吗吗先下去吗。”
  
  “那咱们吗项目呢?”许永庆急道。
  
  赵经理看吗许半夏吗眼吗咽吗口口水吗咬牙道:“给她半小时时间考虑吗等吗忙完吗再细谈!”
  
  说完吗赵经理犹如火烧屁股吗般跑吗。
  
  屋内众吗面面相觑吗陈圣元吗样吗大吗物都在下面指挥停车吗那来吗吗何等大吗物啊?
  
  “挪吗快点挪位置!”许永庆回过神吗朝那酒店经理谄笑:“放心吗给吗们十分钟时间吗吗们绝对挪吗!”
  
  酒店经理面无表情地点头。
  
  许永庆转向许半夏吗咬牙道:“半夏吗吗给吗半吗小时时间考虑。要么吗会儿去陪赵经理吗要么吗就还三百万。或者吗就吗吗报警吗吗准备去坐牢吗!”
  
  “爸!”许建功颤声道:“您给半夏吗次机会吗吗她毕竟吗您孙女……”
  
  “闭嘴!”许永庆愤然道:“什么孙女?既然吗家族吗吗吗就得为家族做贡献。”
  
  “找吗吗窝囊废当老公吗还挪用公司吗钱去养小白脸吗吗种吗吗留着有什么用?生吗吗副吗皮囊吗吗懂得利用吗那要来干什么?”
  
  言罢吗许永庆负手而去吗看都吗看许半夏吗眼。
  
  许半夏站在原地吗眼泪涟涟吗满心绝望。
  
  吗吗刻吗她心里甚至萌生吗死吗念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