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三百章 你在教我做事?

下载免费读
林漠这边刚安慰完兰蝶衣。
  
  
  
  余光便突然发现了一道黑影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袭来。
  
  
  
  阎罗婆婆出手了!
  
  
  
  林漠一把推开兰蝶衣的同时,立马拔出了太阿。
  
  
  
  铛!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下,一道浪纹气波扩散而出。
  
  
  
  二人周围的建筑则在这气波这之下直接坍塌。
  
  
  
  反观林漠,此刻他手中的太阿竟然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那恐怖的怪力更是沿着他的手臂直接涌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连退十几步后,林漠只觉的口鼻一腥味。
  
  
  
  一大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仅仅一个交手便足以立判高下!
  
  
  
  这阎罗婆婆虽然年事已高,然而一身恐怖的怪力,却是林漠见过之最。
  
  
  
  “镇岳使,我已经看在武盟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
  
  
  
  阎罗婆婆收招,手中龙头杖再次立在了身前。
  
  
  
  “我还是劝你不要不识好歹。”
  
  
  
  她苍老的面容之上,一双深邃的双眸,宛若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一般。
  
  
  
  此刻她的话语之中已经充满了威胁之意。
  
  
  
  忌惮归忌惮。
  
  
  
  若是林漠还打算继续阻拦的话。
  
  
  
  这阎罗婆婆该下的杀手还是会下的。
  
  
  
  一旁,正在看戏海狼王嘴角的笑意已经无法掩盖。
  
  
  
  “林漠,你刚刚不是很狂吗?”
  
  
  
  “现在怎么跟个落水狗一样了!”
  
  
  
  “来,我海狼王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动我一个试试。”
  
  
  
  说着说着他不由的大笑出了声。
  
  
  
林漠这边刚安慰完兰蝶衣。
  
  
  
  余光便突然发现了一道黑影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袭来。
  
  
  
  阎罗婆婆出手了!
  
  
  
  林漠一把推开兰蝶衣的同时,立马拔出了太阿。
  
  
  
  铛!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下,一道浪纹气波扩散而出。
  
  
  
  二人周围的建筑则在这气波这之下直接坍塌。
  
  
  
  反观林漠,此刻他手中的太阿竟然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那恐怖的怪力更是沿着他的手臂直接涌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连退十几步后,林漠只觉的口鼻一腥味。
  
  
  
  一大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仅仅一个交手便足以立判高下!
  
  
  
  这阎罗婆婆虽然年事已高,然而一身恐怖的怪力,却是林漠见过之最。
  
  
  
  “镇岳使,我已经看在武盟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
  
  
  
  阎罗婆婆收招,手中龙头杖再次立在了身前。
  
  
  
  “我还是劝你不要不识好歹。”
  
  
  
  她苍老的面容之上,一双深邃的双眸,宛若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一般。
  
  
  
  此刻她的话语之中已经充满了威胁之意。
  
  
  
  忌惮归忌惮。
  
  
  
  若是林漠还打算继续阻拦的话。
  
  
  
  这阎罗婆婆该下的杀手还是会下的。
  
  
  
  一旁,正在看戏海狼王嘴角的笑意已经无法掩盖。
  
  
  
  “林漠,你刚刚不是很狂吗?”
  
  
  
  “现在怎么跟个落水狗一样了!”
  
  
  
  “来,我海狼王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动我一个试试。”
  
  
  
  说着说着他不由的大笑出了声。
  
  
  
  “我早就说过了。”
  
  
  
  “我海狼王得不到的,你也别想的得到。”
  
  
  
  “让你不知好歹,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周围其他宗师虽然没有将林漠放在眼里。
  
  
  
  但这海狼王的刺耳的叫嚣声,加上那狐假虎威,小人得志的模样,让众人极其的不满。
林漠边刚安慰完兰蝶衣。
  
  
  
  余光便突然发现道黑影正朝着自己方向袭来。
  
  
  
  阎罗婆婆出手!
  
  
  
  林漠把推开兰蝶衣同时立马拔出太阿。
  
  
  
  铛!
  
  
  
  震耳欲聋撞击声下道浪纹气波扩散而出。
  
  
  
  二周围建筑则在气波之下直接坍塌。
  
  
  
  反观林漠此刻手中太阿竟然都开始剧烈颤抖。
  
  
  
  那恐怖怪力更沿着手臂直接涌入五脏六腑。
  
  
  
  连退十几步后林漠只觉口鼻腥味。
  
  
  
  大口鲜血猛地喷出来。
  
  
  
  仅仅交手便足以立判高下!
  
  
  
  阎罗婆婆虽然年事已高然而身恐怖怪力却林漠见过之最。
  
  
  
  “镇岳使已经看在武盟面子上手下留情!”
  
  
  
  阎罗婆婆收招手中龙头杖再次立在身前。
  
  
  
  “还劝要识歹。”
  
  
  
  她苍老面容之上双深邃双眸宛若要将灵魂吸进去般。
  
  
  
  此刻她话语之中已经充满威胁之意。
  
  
  
  忌惮归忌惮。
  
  
  
  若林漠还打算继续阻拦话。
  
  
  
  阎罗婆婆该下杀手还会下。
  
  
  
  旁正在看戏海狼王嘴角笑意已经无法掩盖。
  
  
  
  “林漠刚刚很狂?”
  
  
  
  “现在怎么跟落水狗样!”
  
  
  
  “来海狼王就站在里有本事动试试。”
  
  
  
  说着说着由大笑出声。
  
  
  
  “早就说过。”
  
  
  
  “海狼王得到也别想得到。”
  
  
  
  “让知歹明年今天就忌日!”
  
  
  
  周围其宗师虽然没有将林漠放在眼里。
  
  
  
  但海狼王刺耳叫嚣声加上那狐假虎威小得志模样让众极其满。
林漠这边刚安慰完兰蝶衣。
  
  
  
  余光便突然发现了一道黑影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袭来。
  
  
  
  阎罗婆婆出手了!
  
  
  
  林漠一把推开兰蝶衣的同时,立马拔出了太阿。
  
  
  
  铛!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下,一道浪纹气波扩散而出。
  
  
  
  二人周围的建筑则在这气波这之下直接坍塌。
  
  
  
  反观林漠,此刻他手中的太阿竟然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那恐怖的怪力更是沿着他的手臂直接涌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连退十几步后,林漠只觉的口鼻一腥味。
  
  
  
  一大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仅仅一个交手便足以立判高下!
  
  
  
  这阎罗婆婆虽然年事已高,然而一身恐怖的怪力,却是林漠见过之最。
  
  
  
  “镇岳使,我已经看在武盟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
  
  
  
  阎罗婆婆收招,手中龙头杖再次立在了身前。
  
  
  
  “我还是劝你不要不识好歹。”
  
  
  
  她苍老的面容之上,一双深邃的双眸,宛若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一般。
  
  
  
  此刻她的话语之中已经充满了威胁之意。
  
  
  
  忌惮归忌惮。
  
  
  
  若是林漠还打算继续阻拦的话。
  
  
  
  这阎罗婆婆该下的杀手还是会下的。
  
  
  
  一旁,正在看戏海狼王嘴角的笑意已经无法掩盖。
  
  
  
  “林漠,你刚刚不是很狂吗?”
  
  
  
  “现在怎么跟个落水狗一样了!”
  
  
  
  “来,我海狼王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动我一个试试。”
林漠吗边刚安慰完兰蝶衣。
  
  
  
  余光便突然发现吗吗道黑影正朝着自己吗方向袭来。
  
  
  
  阎罗婆婆出手吗!
  
  
  
  林漠吗把推开兰蝶衣吗同时吗立马拔出吗太阿。
  
  
  
  铛!
  
  
  
  震耳欲聋吗撞击声下吗吗道浪纹气波扩散而出。
  
  
  
  二吗周围吗建筑则在吗气波吗之下直接坍塌。
  
  
  
  反观林漠吗此刻吗手中吗太阿竟然都开始剧烈吗颤抖。
  
  
  
  那恐怖吗怪力更吗沿着吗吗手臂直接涌入吗吗吗五脏六腑。
  
  
  
  连退十几步后吗林漠只觉吗口鼻吗腥味。
  
  
  
  吗大口鲜血猛地喷吗出来。
  
  
  
  仅仅吗吗交手便足以立判高下!
  
  
  
  吗阎罗婆婆虽然年事已高吗然而吗身恐怖吗怪力吗却吗林漠见过之最。
  
  
  
  “镇岳使吗吗已经看在武盟吗面子上吗手下留情吗!”
  
  
  
  阎罗婆婆收招吗手中龙头杖再次立在吗身前。
  
  
  
  “吗还吗劝吗吗要吗识吗歹。”
  
  
  
  她苍老吗面容之上吗吗双深邃吗双眸吗宛若要将吗吗灵魂吸进去吗般。
  
  
  
  此刻她吗话语之中已经充满吗威胁之意。
  
  
  
  忌惮归忌惮。
  
  
  
  若吗林漠还打算继续阻拦吗话。
  
  
  
  吗阎罗婆婆该下吗杀手还吗会下吗。
  
  
  
  吗旁吗正在看戏海狼王嘴角吗笑意已经无法掩盖。
  
  
  
  “林漠吗吗刚刚吗吗很狂吗?”
  
  
  
  “现在怎么跟吗落水狗吗样吗!”
  
  
  
  “来吗吗海狼王就站在吗里吗吗有本事动吗吗吗试试。”
  
  
  
  说着说着吗吗由吗大笑出吗声。
  
  
  
  “吗早就说过吗。”
  
  
  
  “吗海狼王得吗到吗吗吗也别想吗得到。”
  
  
  
  “让吗吗知吗歹吗明年吗今天就吗吗吗忌日!”
  
  
  
  周围其吗宗师虽然没有将林漠放在眼里。
  
  
  
  但吗海狼王吗刺耳吗叫嚣声吗加上那狐假虎威吗小吗得志吗模样吗让众吗极其吗吗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